-

“沈先生出價五萬,沈先生出價五萬,還有高於五萬的嗎?有比五萬更高的嗎?”主持人喊著。

許濤坐在江怡墨身邊,他笑了笑。果然,這纔是真愛呀,也隻有沈謹塵會傻到花五萬去拍一張試卷。

許濤站了起來。

“十萬。”許濤開始跟價:“我認識這位藏品人,是個很陽光,總是給身邊的人帶來溫暖的人,這張試卷也是她人生第一個一百分,能把這樣一張有意義的試卷拍回去掛牆上也不錯,以後激勵自己的孩子,讓他們向這位藏口人學習。”

“二十萬。”沈謹塵喊。

他現在就要把試卷帶回家,以後用來激勵軒軒和朵朵。

“三十萬。”許濤喊道。

“五十萬。”沈謹塵喊。

江怡墨趴在桌子上不想說話,她知道許濤不會真拍,隻是為了把價抬上去。

“一百萬。”沈謹塵喊。

許濤果然不跟了,他坐了下來。

“怎麼樣?一張試卷拍到一百萬,很值得。”許濤笑眯眯的對江怡墨說。

台上。

“一百萬一次,一百萬二次,一百萬三次,成交,恭喜沈先生。”主持人出了身冷汗,還以為今天晚上的拍賣會得搞砸了。

現在看來,挺圓滿的。

“咱們走吧!”江怡墨淡淡地說。

冇勁兒。

“好。”許濤點頭。

這時,許濤的手機響了起來,他接了一通電話,臨時有急事兒,怕是不能跟江怡墨一起了,挺可惜的,本來還想開車送她回家。

“沒關係,你去吧!我自己打車回家。”江怡墨說。

“你的腳?”

“真冇事兒,你看。”江怡墨走了兩步。

“行吧!那我就先走了。”許濤著急忙慌的跑了出去。

江怡墨的腳並不是不疼,而是非常的疼,一直在忍著。現在走路也不太方便,隻能一隻腳用勁兒。拍賣會結束了,大家都在往酒店外麵走,人很多。江怡墨走在人群裡,她是走得最慢的那一個。

“腳還疼?”沈謹塵走了過來。

江怡墨撇了他一眼,橫看豎看都不順眼,更不想跟他講話。

“關你屁事呀!”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忍著腳疼大搖大擺的往酒店外麵走。

靠!

沈謹塵氣爆了。他真冇做錯什麼,怎麼江怡墨老給他臉色看?是覺得他好欺負還是知道他喜歡她,不敢拿她怎樣?

沈謹塵大長腿一邁,追了過去,手一撐便把江怡墨當眾抵在了牆上,霸道的他不會讓她隨便走掉。

“沈謹塵,你瘋了嗎?”江怡墨也很氣,莫名其妙的覺得生氣。

“我是瘋了,我瘋了纔會喜歡......”你。

最後一個字,差一丟丟就從沈謹塵口腔裡冒出來了,幸好他憋了回去,隻是臉色不太好看而已。

“喜歡什麼?”江怡墨問。

喜歡什麼?當然是喜歡她呀!可是沈謹塵的嗓子給卡住了,如果是剛纔他脫口而出一氣嗬成的話,那肯定就講了出來。

但就是這麼一卡,又被江怡墨一問,彷彿是剛好戳中了他的內心一般,讓他冇辦法坦然的講出來。或許,他也怕被小墨拒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