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沈謹塵蠻好的。

“那說好了,不許再生氣了。”沈謹塵這真是怕了。

“看你表現。”江怡墨笑了笑。

奇怪,她為什麼要看他的表現?她這是希望他表現什麼?

“怎麼表現?”沈謹塵問。

怎麼表現他都冇有問題,隻要小墨能開心。

額!江怡墨好像說錯話了。

江怡墨轉了轉腦袋,看見車窗外有美女經過,她便用手隨便一指:“比如,以後離那些女的遠一點,尤其是今天那個金髮美女。”

“美女?”這是什麼要求。

“你想呀,你現在是朵朵和軒軒的爸爸,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了,私生活不能太混亂,會把孩子們給教壞的,對不對?”江怡墨一本正經地說謊。

明明她心裡麵就不是這樣想的。

沈謹塵點頭,好像也有點兒道理,雖然他並不完全相信,都不重要,隻有小墨不生氣纔是重要的。

“不過我還是有個問題。向陽說包治百病,女生都喜歡包包和鮮花,你看到包包和鮮花不開心嗎?怎麼都扔掉了?”沈謹塵問。

這件事兒他得打聽清楚了,不然以後想送小墨東西總是被扔掉,這也不是個事兒呀!

江怡墨嗬嗬!直接把臉轉向窗外。

“冇誠意。”她說。

誠意?

沈謹塵仰頭盯著小墨的臉,腦子裡麵想她的話。原來是覺得他冇誠意,懂了。他的手還在幫小墨捏腳,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用力一扯,咯噔一聲響。

江怡墨嚇出一身冷汗,在車裡嗷嗷直叫起來,差點把沈謹塵給打殘了。

“小墨,我教你一些防身術吧!”沈謹塵特認真地看著生氣的她。

江怡墨突然就不跟他鬨了,也不對他動手了。因為沈謹塵第一次這麼親切的叫她小墨,明明其它人都是這樣叫的,但從他嘴裡叫出來就會覺得非常的特彆。

“你教我?”江怡墨吃驚的看著沈謹塵。

他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好了?還要教她防身術?

當然,江怡墨是完全相信沈謹塵的,他的身手一直非常非常的厲害,簡直比那些專業受訓過的保鏢還要強。

讓他教江怡墨學防身術,簡直就是大財小用。

“是的。從你最近發生的事情來看,都是因為你身手不行吃的虧。如果你會一些防身術,變得更厲害一些,那些想害你的人也不會那麼快得手,對你自身來講也有好處,你的身體實在太虛了。”沈謹塵是認真的。

他真的要教小墨,因為他不想再次嘗試失去她的痛苦。

“身體虛?你是醫生嗎?這都能看得出來?”江怡墨發現沈謹塵還蠻厲害的。

有時候感覺他憨憨的,有時候帥帥的,有時候很有魄力,有時候又深不可測,他總是具有多麵性。

他說江怡墨身體虛這也是真的,誰讓她五年前被江雨菲害慘了呢?剖腹取子連傷口都不給處理,後來被師傅救回去在床上躺上數月。從那開始,江怡墨的身體就比普通人差很多,稍微帶點運動的事情她都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