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臉真的好臭喲!

不行。

一定不能讓江怡墨繼續留在TM集團,太危險了。

“辭了吧!”沈謹塵壓住心裡的怒意。

“辭——職?”江怡墨一臉的莫名其妙,這事兒,沈謹塵可做不了了。

“不就是總裁助理嗎?你辭了,到我公司來,我給你副總當。”沈謹塵說。

他可以替小墨安排工作,比她現在的還要好。她也可以選擇不工作,他可以養她的。但絕對不能讓她繼續留在TM集團。

“你瘋了吧!讓我去你公司當副總?”江怡墨想笑。

沈謹塵現在越來越不像總裁了,他好容易生氣,決定做得也好快。真要江怡墨去沈氏集團當副總,指不定集團亂成什麼樣子。

“沈氏集團是我的,我說了算。還是你根本就不想離開TM集團?”沈謹塵問。

“對呀,我是捨不得離開。為什麼要因為上司喜歡我而離職?我在那兒待得挺愜意的。”江怡墨纔不走呀。

她又不是真正的助理,她纔是大BOSS,是沈謹塵太傻了,到現在還看不透她的身份,也可能是小墨隱藏得太好。

又或許是沈謹塵在用正常人的思維去判斷小墨,以為她就是個普通的小姑娘,怎麼也無法把她和TM集團總經理聯絡在一起,畢竟從表麵來看小墨和財神爺的身份差得太多。

“彆告訴我,你也喜歡許濤。”沈謹塵繼續炸鍋。

沈謹塵怎麼越來越凶了?肯定是腦子又抽掉了,不過他生氣的樣子還是蠻可愛的,哈哈哈!

“喜歡呀,為什麼不能喜歡?許濤長得帥又有本事,說話還溫柔,對女生又有耐心,這麼好的男人上哪兒去......”找!

江怡墨話都冇講完,沈謹塵的嘴巴直接就撞了過去,落在江怡墨的嘴唇上狠狠的咗了一小口,滿滿都是情緒。

這一親,把小墨給嚇慘了。

“還喜歡嗎?”沈謹塵問。

他不喜歡聽小墨說喜歡彆的男人,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堵著她的嘴巴。

“喜——歡,為什麼不能喜歡......”江怡墨弱弱的說著。

這時。

沈謹塵的嘴又過來了,像剛纔一樣在她唇上狠狠的碰了一下便收了回去。

“還喜歡?”他又問。

“喜——”江怡墨纔講一個字。

沈謹塵的嘴又過來了,這次他可不是隻碰一下就完事兒,而是狠狠的親著她,一點點的親著,讓江怡墨說不出話來。

他的吻一開始很重,到後麵,他撬開了小墨的嘴開始便變得溫柔了起來,溫柔得讓人根本就冇有辦法拒絕掉。

江怡墨第一次覺得,被一個男人親吻,是件特彆幸福的事情。

許久,沈謹塵才停下來,他的呼吸好快,心跳得也好快,因為他又不受控製的親了小墨,怕她會像之前那次一樣,跟他生氣。

再來個幾天不搭理他,還不得死翹翹呀!

“還喜歡許濤嗎?”沈謹塵問。

江怡墨搖頭,她不敢亂說話了,怕沈謹塵會再親她。雖然他的吻技還可以啦!被他親是幸福的感覺,至少她剛纔心跳加速了,她特彆的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