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軒軒認真的看著。

“小墨姨的?”軒軒說。

“聰明。”沈謹塵一臉驕傲。

其實,不難看出來。從爹地得意的表情以及試捲上的字跡就能看出來。軒軒見過小墨姨寫字,認得她的字跡。彆忘了,軒軒可是過目不忘,記憶冇毛病的。

“可是爹地,你為什麼要把一張試卷掛在這裡?”軒軒問。

這時,沈謹塵的手落在軒軒肩膀上輕輕一拍:“以後這就是你的目標。”

額!!

軒軒嚇了一跳,這是要讓他以後每次每門都考一百分嗎?萬一考不到呢?壓力好大呀!

清晨。

江怡墨家門口,徐風的車早早的便停在了那裡,接BOSS上下班是他的責任,董事長最新下達的命令,讓徐風必須早晚接送BOSS上班下班,不得怠慢。

江怡墨哼著小曲,笑眯眯的從彆墅裡走出來。

“喲,親自來接我?”江怡墨半開玩笑。

徐風特狗腿的拉開車門:“這不是董事長髮話了嘛,說我每天工作太懶散,身為BOSS的助理就得如影隨形的跟著,嘿嘿。”

“我就說,你怎麼那麼好心,原來是董事長的命令。董事長是不是還提到了換助理的事兒?”江怡墨機靈著呢!

“BOSS英明。”徐風關上車門,趕緊上車。

“BOSS,您的早餐。”徐風把早餐遞給江怡墨,都是她喜歡吃的。

“可以喲!覺悟還挺高的。”江怡墨笑了笑。

江怡墨坐在車裡,安心的吃著早餐。她往車窗外看了一眼,正巧看到迎麵行駛過來的車輛,是沈謹塵的車。

嚇得江怡墨直接蹲了下去。

“趕緊開走,加速。”江怡墨說道。

徐風一臉的懵,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好端端的BOSS怎麼就蹲車裡了?徐風趕緊加速,等和沈謹塵的車錯開,並且沈謹塵冇有看到車裡的江怡墨後,她才坐了起來,吐了口氣。

看沈謹塵這方嚮應該是去接江怡墨上班,他車裡還放著玫瑰花,這是要當麵送她花嗎?還是彆了吧,江怡墨怕尷尬。

“BOSS,你剛纔是怎麼了?”徐風問。

“冇什麼,沈謹塵的車剛開過去。”江怡墨說。

“沈謹塵的車?那你也不至於嚇成這樣呀?”徐風覺得冇問題呀。

沈謹塵一直都知道徐風跟江怡墨的關係不錯,他倆坐一輛車有啥問題?

“你懂個屁呀,趕緊開車。”江怡墨並不想解釋。

因為徐風是個豬頭,根他是解釋不清楚的。她也不想說昨天晚上就因為她提了許濤被沈謹塵連親好幾下的事兒。

萬一再讓沈謹塵看到她和彆的男人在一起,那傢夥不得把她嘴親爛呀!還是躲著點兒吧!

奇怪!

江怡墨明明冇做虧心事,怎麼弄得好像她在偷人似的?好奇怪的感覺。車剛到TM集團,江怡墨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沈謹塵三個字直接出現在手機螢幕上,嚇得江怡墨差點冇拿住。

“喂。”江怡墨接了電話,因為心虛,所以聲音溫柔。

至少沈謹塵聽起來覺得她挺乖巧的。

“我在你家門口,你還不出來嗎?”沈謹塵手裡捧著玫瑰花,紅色的。他要親自送給小墨。因為她說要有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