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送花這種事情不能讓花店的人代送,得親自送才行。

“我已經到TM集團了,嘿嘿。”江怡墨尷尬。

額!!

沈謹塵失落。

他今天穿得很帥呀,正裝,身上還噴了香水,大清早還做了髮型,容易嗎?結果撲了個空?

“沒關係。”沈謹塵紳士的掛了電話。

是他來得太晚,不關小墨的事情。

江怡墨吐了口氣,收起手機往TM集團大廳裡麵走。

總裁辦公室裡。

江怡墨走進去便看到放在她桌子上的東西,用精美的盒子包裝了起來,打開纔想起是她昨天晚上花了天價拍下來的玉碗。

“江總,這對碗可是厲害呀!光是這價格就讓人炸舌。”徐風說。

“本BOSS有錢,任性,買得起,你有意見?”江怡墨就不愛聽徐風講這些。

“你有錢,你任性,那你怎麼處理這兩個碗?”徐風不反駁。

但他在心裡反駁呀!BOSS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錢,是董事長的血汗錢,她當然任性啦,理直氣壯啦!有個世界首富級彆的靠山該她拽唄!

怎麼處理?

“拿回家吃飯唄!”江怡墨直接塞進了抽屜裡。

晚上下班後她就拿回家吃飯,以後就用這倆碗了,肯定吃飯都是香的,指不定還能長胖點呢,江怡墨真的太瘦了。

下午!

快到下班時,江怡墨的手機又響了。

沈謹塵打過來的。

靠,這傢夥是陰魂不散嗎?怎麼到哪兒都有他?

“喂,找我什麼事呀?”江怡墨笑眯眯地。

“你快下班了嗎?我在你公司門外。”沈謹塵就坐在車裡。

他來了?

江怡墨舉著手機,趕緊跑到窗台的地方往下看。靠,沈謹塵的車真的停在外麵呀?他這個沈氏集團的總裁有這麼閒嗎?成天圍著她轉,還要不要給點自由了?

“我應該要加班,要不你先回去?”江怡墨撒謊。

她從來不加班的。

“我陪你,你辦公室在幾樓?”沈謹塵舉著手機,推開車門,直接就往TM集團大樓裡麵走。

以他的身份,前台是會接待他的。

江怡墨趴在窗台前,看到沈謹塵走進TM集團大樓裡,從監控裡看到他高大的身影趴在前台的櫃檯前,像是在詢問什麼。

嚇得江怡墨直接掛了電話。

完了,完了。萬一沈謹塵從前台那裡打聽到什麼?他該不會直接殺到總裁辦公室來吧!江怡墨徹底慌了。

嗖的一下,江怡墨直接衝進了許濤的辦公室裡,單手撐在桌子上,手掌撐著額頭,像是在耍帥,又像是在擺造型,反正怎麼看都覺得她腦子不正常一樣。

許濤正在接電話,看到突然衝進來的江怡墨,簡直一臉懵逼,他掛了電話。

“你這是怎麼了?”許濤好奇地問。

江怡墨已經來不及解釋了。

這時。

有人在敲門。

許濤更是一臉的懵逼。

“進。”

門打開,高大的沈謹塵手裡捧著玫瑰花走了進來,當他看到江怡墨站在許濤的辦公桌前傻笑,笑得還挺心虛的,他心裡瞬間就像是打翻了醋罈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