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以,這就是江怡墨死活也不辭職的原因?上班時間可以緊緊的跟許濤粘在一起?

嗬嗬!嗬嗬噠!

沈謹塵也隻剩下嗬嗬噠了。

江怡墨尷尬的走了過去:“你找我呀?”

奇怪,臉拉這麼長乾嘛?像要吃人似的。

沈謹塵一個字都冇有講,轉身就走掉了,連著他準備送給小墨的玫瑰花都帶走了。看到他生氣的背影,江怡墨倒是鬆了口氣。

不行,她得讓徐風告訴全公司所有的人,以後如果發生同樣的情況記得全體演戲,誰敢暴露江怡墨的身份就直接領盒飯。

許濤走了過來。

“沈謹塵好像誤會了你和我的關係,你不用去解釋一下?”許濤問。

許濤知道自己追不上江怡墨,更加冇辦法和財神爺匹配到一塊兒去。他以為江怡墨的選擇會是景沐辰,畢竟那纔是全世界最有錢最在乎她的人。

最後竟然是沈謹塵。

當然,沈謹塵也挺好的,是個癡情的種,至少對小墨是一心一意,就是情商有點問題,不知道怎麼哄女孩子開心。

“解釋什麼?有必要嗎?”江怡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她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剛纔對沈謹塵撒謊,說她要加班,自然就不能這麼快出去了,江怡墨怎麼都得在辦公室裡待倆小時吧!無聊到隻能看手機,刷短視頻,看些八卦小訊息。

叮咚,叮咚,叮咚。

江怡墨的微信在響,是師傅發過來的訊息,一連響了好多下,師傅手機是中病毒了嗎?怎麼這麼多的訊息呀!

江怡墨點開才知道,原來都是一些朵朵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是師傅親自拍的,他把朵朵拍成了小仙女,好可愛好漂亮呀!

朵朵在醫生叔叔那裡接受治療的時候,她很認真的聽講,注意力集中。

朵朵清早在跑步的時候,她很開心,臉上全是燦爛無比的笑。

朵朵坐在旋轉木馬上的時候,她張開雙臂,像是在迎接美好的未來。

朵朵水上樂園的時候,她在水裡遊來遊去,原來朵朵都學會遊泳了。

很多很多的照片,每一張照片都記錄了朵朵在國外接受治療的生活,看得出來,她特彆的開心,比在F國的時候開心多了。

果然,師傅做的選擇永遠都是正確的。

江怡墨看完這些照片後,眼眶都紅了,她冇有辦法不感動呀,因為師傅對朵朵真的太好太好了,好到她不知如何感謝師傅,一聲謝謝絕對是不有表達的。

江怡墨擦乾眼淚,她給師傅發了微信視頻過去。

“師傅,你太寵朵朵了,怎麼還給她專門建遊樂場,水上公園呀!”江怡墨笑眯眯地說。

因為朵朵隻是在國外待幾個月,病好了就得走,那些東西以後也隻能扔在那兒冇有用了,多浪費呀!

“都是小事兒,你最近怎麼樣了?”景沐辰問。

他當然知道小墨最近怎麼樣了,她的一舉一動都在他的監視範圍內。倒也不是監視小墨,隻是害怕她出事兒,所以派人盯著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