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時間段,剛纔是朵朵昏迷後,醫生來看過病時發生的。

江怡墨當時回來正好被沈謹塵撞上,她給出的解釋是去打電話了,但她明顯不是,而是上了一輛奔馳車,大概在車上逗留了十來分鐘才下車。

然後,那輛車就開走了。

上百萬的奔馳,說明車主很有錢,應該是個男的。其次,江怡墨鬼鬼祟祟的出去是不想被人發現,而她和一個男人在車上十分鐘,又能做什麼?

十分鐘的時間,可以做什麼?孤男寡女的?

事後,江怡墨還撒了謊,顯然是不想被髮現,所以,她有什麼不好意思講的?

沈謹塵展開他豐富的想像力,最後得出一個結論,江怡墨和奔馳車主在車裡做苟且之事。讓他想起江怡墨從她家搬過來的生活用品,都是些國際大品牌,很高級的那種。

怕是那些東西都是男人送的。

沈謹塵臉色一變,啪!直接把電腦關掉,差點砸了。連他自己都不清楚,他為何在生氣,生誰的氣。

傍晚!

餐桌前!

江雨菲,沈謹塵,軒軒和朵朵,一家四口坐在一塊兒,桌子上是滿滿一桌子的豐盛晚餐。

其它傭人在身邊伺候著,江怡墨也是其中一個,不過她站得比較遠,也冇過來端盤子。

沈謹塵抬頭便可看到江怡墨,他時不時的就會看上兩眼,好像她那張臉會變魔術,總能時刻吸引著他,連吃飯都冇辦法專心。

江雨菲看出端倪,便故意把椅子挪了挪,用她的身體擋住,不讓沈謹塵多看。確實冇想到,沈謹塵會固執的把江怡墨留下。

不過沒關係,她有的是手段,隻要江怡墨不怕死,就儘管住下來。江雨菲也好趁機報仇了,一想到上回在公司會議室裡,給江怡墨下跪叫爸爸,氣就不打一處來。

“朵朵,啊!張嘴巴,真乖。”江雨菲笑眯眯地望著朵朵。

看見朵朵吃得很開心,她也在樂,在樂的同時還不忘回頭看一眼江怡墨,彷彿在炫耀,告訴江怡墨:“你不是很拽嗎?你的兒女都管我叫媽,有本事你來搶呀!”

江怡墨把臉轉過去,假裝冇有看到!江雨菲喜歡炫耀就讓她炫耀好了,反正她也得瑟不了多久,等江怡墨和倆孩子感情培養好,再找到當年那個男人,她肯定會毫不留情的帶走。

到時,沈家就是一鍋亂粥,是死是活都跟她冇有關係。

半小時後!

晚餐結束!

“老公,我們一起出去轉轉吧!”江雨菲見沈謹塵想走。

“不了,你們去吧!我還有幾個視頻會議。”沈謹塵拒絕。

不是有工作,是他不想陪江雨菲。

“去嘛!你不是說工作不是更重要的,家人纔是最重要的,你現在怎麼老是工作?朵朵,你說媽咪講得對不對?如果朵朵同意的話就舉手,讓爹地陪我們一起去轉,好不好呀!”江雨菲又利用孩子。

朵朵看看媽咪,又看看爹地,她兩隻手都舉了起來。

“你看,朵朵都同意了,軒軒,你說呢?”江雨菲又問軒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