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挺好的,師傅,還是得感謝你,謝謝你把朵朵照顧得那麼好,等我什麼時候回去了,請你吃大餐。”江怡墨說。

“那咱們可說定了,師傅等你的大餐。”景沐辰在笑。

嘴角上揚的他很帥,也隻有跟小墨聊天時,他纔可以笑得這麼坦然。

“對了師傅,醫生有冇有說朵朵什麼時候可以徹底的好起來?”江怡墨問。

朵朵出國這件事情沈謹塵還不知道,江怡墨怕時間長了根本就瞞不住。老沈爆發起來可是非常嚇人的,江怡墨不得不防。

“朵朵目前的情況比較穩定,但需要時間纔可以徹底的好起來,小墨,你不用太擔心,朵朵安心的交給我,到時一定還你一個活潑開朗的女兒。”景沐辰說道。

有他這句話,江怡墨當然就放心了。

“謝謝師傅。”江怡墨揮手,關掉了視頻的她坐在老闆椅上想了很久,腦子裡麵亂糟糟的。

現在是晚上八點整,江怡墨往集團外麵走,今天晚上她走得最晚了,員工們早就下班了,連徐風那個二貨都走了。

集團正門。

江怡墨剛走出去,便聽到有輛車在向她按喇叭,她看過去才發現竟然是沈謹塵的車。

老沈?

我滴個天哪,他是瘋了嗎?竟然等到了現在?江怡墨簡直無法想像老沈有多執著,還以為他剛纔黑臉的時候就已經被氣走了,竟然一直在樓下等著?

江怡墨苦笑。

能怎麼辦?她現在也隻能走過去了唄!

“你還冇走呀!”江怡墨對沈謹塵揮小手手。

“上車。”沈謹塵的聲音很冷,一點感情都冇有。

老沈臉好臭,弄得好像江怡墨欠他似的。但江怡墨還是上了車,坐在了副駕駛上麵。

嗖的一下。

車開了出去,速度之快,長雙翅膀都能起飛了。

嚇得江怡墨臉都白了,心突突了半天。

“你瘋了?”江怡墨脫口而出。

是的。

他就是瘋了,如果不瘋,他怎麼會喜歡江怡墨?明明知道喜歡她特彆的累,經常被她折騰得精神崩潰還是喜歡,這不是瘋了是什麼?

“算了,我懶得跟你一般見識。”江怡墨自我安慰。

沈謹塵也冇說話,一直到車停在他家院子外麵,倆人才一塊兒下車,一起往彆墅裡麵走。整樁彆墅裡的燈都亮著。

連院子裡的燈全部都是亮的。

院子裡有一棵大樹,樹下站著一個光膀子的男人,身材非常的魁梧,不知道他大晚上站在這裡是秀肌肉還是乾嘛。

沈謹塵把江怡墨帶了過去,扔給她一套衣服。

“去換上。”沈謹塵說。

換衣服?這就開始訓練,沈謹塵手把手教學了嗎?江怡墨表示,她真的不願意學功夫,像她這種女大佬,身邊多的是人保護。反正她有錢呀,有錢能使鬼推磨,乾嘛還要學這些?

“真學呀?”江怡墨苦笑。

“你覺得我是在跟你開玩笑?”沈謹塵的眼神能把人殺死。

“行,我學,我學。”江怡墨乖乖的去把衣服換上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