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點去休息吧!”沈謹塵對軒軒說。

“我想去看看姨。”軒軒說。

“嗯。”沈謹塵冇反對。

軒軒跑到了院子裡。

“姨,加油,加油。”軒軒站在一旁,幫江怡墨打氣。

咣噹一聲。

江怡墨直接被教練扔了出去,身體落地時,感覺可以聽到她骨頭裂開的聲音,地上的灰塵都被她砸了起來,飄得空氣裡到處都是。

江怡墨現在動都不能動了,好可憐呀!

軒軒趕緊跑過去。

“姨,你怎麼樣了?還能起來嗎?”

起來?

嗬嗬,江怡墨現在動都不能動了。

“沈謹塵,我草泥大爺,你玩我呐!”江怡墨扯著嗓子喊。

這一聲喊出來,倒是痛快多了。隻是沈謹塵此時正好在窗台上,他耳朵不背,聽得到江怡墨在罵他,直接就把窗簾給拉上了。

“小墨姨,要不算了吧!今天就練到這兒,明天再來。”軒軒心疼的看著江怡墨。

再練下去,怕是半條命都冇了。好端端的學什麼功夫呀!

“我也想呀,問題是教練不答應。”江怡墨苦笑,眼巴巴的看著教練,感覺他就是一個魔鬼,專門來對付江怡墨的。

“教練,要不今天就練到這裡吧!我姨身體弱,吃不消。”軒軒問教練。

“不行,沈少說過,每天必須練滿兩個小時,現在還差半小時,繼續。”教練好嚴肅呀。

根本就是個榆木疙瘩,隻知道聽沈謹塵的命令,說倆小時就得倆小時,一分鐘都不能少。還繼續呢,江怡墨骨頭都快散掉了,怎麼繼續呀。

“姨,你還能站起來嗎?”軒軒問。

江怡墨搖頭,她現在趴在地上超舒服的,眼睛一閉直接就能睡著,纔不想起來呢?

軒軒站了起來。

“我是沈謹塵的兒子,現在我命令你馬上結束訓練,回家,明天再來。”軒軒特神氣地說。

“......”

教練一愣。

“你是覺得我說話不好使嗎?”軒軒拿出他沈小少爺的氣魄來:“要不要我讓人送你出去?”

教練感受到了沈小少爺的威力,他是來當教練的,又不是來得罪主人的,沈少的話要聽,沈小少爺的話也得聽。

“今天先到這裡,明天繼續。”教練走掉了。

軒軒趕緊回到江怡墨身邊。

“姨,教練走掉了,他被我趕走了,你今天不用訓練了,姨......姨?”

竟然睡著了?這麼快嗎?

可這是在室外,地上很有可能會有蟲子,姨平時那麼愛乾淨的一個人,怎麼能在地上睡覺呢?軒軒超心疼的。

可軒軒也弄不動姨呀?他正想去找人過來把姨弄回房間。一轉身就看到了爹地,他走過來,二話不說便把小墨姨抱起來了。

軒軒緊緊跟著爹地的步伐,看得出來,爹地是超心疼姨的,他一直盯著,冇有離開。隻是軒軒想不明白,既然是愛一個人,為什麼又要找人折磨她呢?

為什麼一定要讓姨吃苦頭?她是女孩子嘛,女孩子就該美美噠!

沈謹塵把江怡墨抱回房間裡,讓傭人幫她把衣服換了,然後他便一直留在房間裡守著。看來,她是真的累了,換衣服都冇有把她弄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