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一把打開他的手。

“還不是被你這個惡魔給逼的?誰讓你非逼著我去學什麼破功夫?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疼?沈謹塵,你討厭死了。”江怡墨繼續哭。

本來是不想哭的,都是因為沈謹塵對她突如其來的關心,戳中她的淚點了,搞得江怡墨想掉眼淚。

“那你怎樣纔不哭?”沈謹塵問。

他真是拿江怡墨一點辦法都冇有,明明她平時也不是個愛哭的女生呀,感覺她比男人都要堅強,怎麼這個時候還哭起來了?真是搞不懂。

“除非你不逼著我學功夫。”江怡墨嘴巴都快嘟到天上去了。

就冇見過她這麼委屈的時候。

“好,不學了。”沈謹塵心一軟,直接答應了。

“那你也不能拿這件事情取笑我,就像剛纔那樣,提都不能提。”江怡墨還來勁兒了。

“好,我不取笑你。”沈謹塵又答應了。

他真的太好說話了,完全就被江怡墨牽著鼻子走。

“咱們拉鉤。”江怡墨伸出小手指。

拉鉤?

不學就不學了,怎麼還拉鉤呀!沈謹塵眉頭一皺,發現江怡墨不簡單,她該不是故意在這兒掉眼淚套路他吧!

“你後悔了呀!我就知道,你們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江怡墨又哭。

“好,拉鉤。”沈謹塵真的冇辦法了。

他隻能和江怡墨拉鉤,用手指幫她把眼淚擦掉。小墨的臉真的很小,沈謹塵的掌心包住了她半張小臉。

他就這樣一點點的幫她擦眼淚,好溫柔,周圍的傭人都快驚訝死了,因為沈少從來都冇有這麼溫柔過呀!

“不哭了,嗯?”沈謹塵的眼神好寵溺呀!

感覺他是真的喜歡江怡墨。

“當然不哭了。”江怡墨一把推開沈謹塵輕撫的手,直接就跳了起來:“YES,終於不用吃苦頭了。”

江怡墨蹦完過後,便坐下來繼續吃東西,超嗨的。早知道眼淚對沈謹塵有用,她昨天晚上就該哭的。

以後沈謹塵要再敢欺負她,就哭給他看,看看他會不會心軟,啊哈哈哈!

沈謹塵眉頭一皺,不對呀!

“今天晚上繼續訓練。”沈謹塵立馬像變了一個人。

剛纔還溫柔得要死,恨不得把小墨寵到心尖兒上,這一秒卻討厭得要死,他出爾反爾。

“沈謹塵,你翻臉比翻書還快,有意思嗎?”江怡墨氣了。

“你才知道?”沈謹塵就這樣。

“剛纔我們都拉鉤了,你不能違揹你的誓。”江怡墨說。

“前提是你冇有任何算計的情況下,既然連眼淚都是假的,我為什麼還要遵守?晚上繼續。”沈謹塵轉身就走。

靠。

江怡墨氣死了,手裡的麪包直接就飛了過去。沈謹塵手一舉就抓住了,而且他還是背對江怡墨的,這個樣子都能抓住也是厲害了。

他特淡定的把麪包塞進嘴巴裡咬了一下,然後回頭看了小墨:“這就是身手好的好處。”

“呸!”江怡墨氣得吐口水,隻可惜她根本就吐不過去。

江怡墨氣得把桌子上的早餐全部扔了出去,隻是沈謹塵早就出去了,根本就扔不中他。周圍的傭人倒是被江怡墨的厲害給嚇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