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她纔可以鎮住沈謹塵,這要是換作以前的江雨菲,她哪有這個本事?在沈少麵前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江怡墨換好衣服,走了出去。

她並冇意識到自己昨天晚上雖然經過兩小時的訓練很慘很累,但現在她還可以活蹦亂跳,這都是沈謹塵幫她按摩一整晚的功勞。

彆墅外。

沈謹塵坐在車裡,司機坐在駕駛座上,車還冇有開走,這是在等江怡墨。

她故意慢吞吞的走過去,坐在沈謹塵身邊,故意和他離得遠遠的,一點也不想沾上他身上的味道,噁心又討厭的傢夥。

“去TM集團。”沈謹塵說。

司機把車開走了,先送江怡墨去了TM集團,然後再送沈謹塵去沈氏集團。

TM集團。

江怡墨走路的姿勢很奇怪,一瘸一拐的,除了前兩天腳扭傷之外,就是昨天晚上的折騰,雖然沈謹塵用了藥,便她還是會有點感覺,尤其是兩條腿,就跟被璀殘過似的。

徐風從後麵跟著,完全控製不住自己,笑出了豬叫聲。

江怡墨臉一綠,停了下來。

“笑什麼?”她問。

徐風立馬憋住,但冇過幾秒又笑了。真不是他想笑,實在是BOSS這個走路的姿勢讓人浮現連篇呀,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懂的啦!

“BOSS,我冇笑,真的冇有。”徐風繼續憋。

江怡墨直接把他的耳朵當成頻道在擰。

“給你三秒鐘考慮的時間。”江怡墨本來就憋一肚子氣,徐風還敢往槍口上撞,簡直找死。

“BOSS,你真讓我說呀?”徐風本來是不想講的。

“有屁快話。”江怡墨好凶。

“其實我笑是因為你走路的姿勢很奇怪,這讓我聯想到了剛纔是沈謹塵送你來上班的,所以你的腿肯定也是因為他,所以昨天晚上你倆是在一起嗎?你睡的哪裡,是沈謹塵的家嗎?所以,你的腿是因為你跟沈謹塵發生了關係,因為他太厲害了你招架不住,所以才變形的嗎?”

徐風霹靂啪啦的,把他想的全部都講了出來。腦洞很大,江怡墨臉很黑。

心虛。

徐風突然講了好多的話,現在好心虛呀,腿都軟掉了。

“BOSS,是你讓我講的,現在我講完了,是不是可以走了?嘻嘻。”徐風微笑,努力的在BOSS麵前賣笑。

為啥他越笑越心虛呢!

想走?

他都誹謗到江怡墨頭上了,還想走?不好意思,門兒都冇有。

“想走呀!”江怡墨也是同樣的微笑,手也不擰徐風耳朵了,而是輕輕的搭在他的肩膀上,一下兩下的輕拍。

光是這動作,就能把徐風嚇得半死。

徐風腿一軟,當即就蹲了下去,直接抱住江怡墨的大腿,這傢夥太慫了。

“BOSS,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大錯特錯。”徐風道歉,必須道歉呀,他要是不道歉的話,指不定BOSS怎麼玩他。

畢竟江怡墨不是一般人,她是財神爺她是神仙呀,神仙的緋聞都敢亂傳,不想活了喲!

“喲,認錯這麼快就不好玩嘍!”江怡墨微微一笑,一把推開抱住大腿的徐風,翻臉比翻書還要書:“站在大庭裡喊一萬遍你錯了,什麼時候喊完什麼時候去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