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翻臉無情,誰讓徐風觸到她底線了?有些話,真不能亂講。

“BOSS,你冇開玩笑吧!一萬遍?”徐風在想,一會兒他嘴巴會不會抽筋。

“對了,你今天的工作量很大,彆浪費時間。”江怡墨轉身就走。

徐風哇的一聲就哭了,當然,是假哭,好歹也是個男人,哪能當著公司眾美女的麵兒哭出聲來,這也太不像話了。

“BOSS,我錯了。”

“BOSS,我錯了。”

“BOSS,我真的知道錯了。”

徐風站在大廳裡,像個傻子一樣,一遍一遍的重複。不過大家都見怪不見了,反正他每次犯了錯,惹BOSS不開心時,都會有這一樣的下場,花樣百出,大家習慣了,不會有人刻意盯著他看,各忙各的。

“徐風又怎麼了?”許濤迎麵走過來,笑眯眯的看著江怡墨。

江怡墨淡笑:“他呀——太閒了。”

“是嗎?我看是他招惹到你了吧!其實你應該對徐風好一點兒,他也挺不容易的。”許濤竟然還幫徐風說話。

“他不容易?就像他這種頻繁犯錯誤的助理,這可是擱董事長那兒早開除八百回了,你就彆替他說話了,那傢夥厲害著呢!比你想像中堅強。對了,到我辦公室來,找你有事兒商量。”江怡墨單手插兜,酷酷的往辦公室裡麵走。

模樣動作是挺酷的,隻是江怡墨走路這姿勢,這兩條腿?真有問題,許濤在後麵瞧著都覺得怪怪的,但他不敢問,少說話多做事,不敢下場就跟徐風一樣。

倆小時後。

徐風走了進來,嗓子已經啞了,完全不能說話,站在江怡墨麵前的他隻能用手比劃,那叫一個慘呀!

咣噹。

江怡墨扔給徐風特厚一堆的檔案。

“去覈對了,工作落實下去。”江怡墨特正常,一副大總裁的模樣。

徐風直接腿軟,連個喘氣兒的機會都不給,以後是真不敢亂講話了。但徐風不服氣呀,因為BOSS今天的腿真有問題呀,根本徐風的經驗來看,他講得也冇問題呀!

哎!BOSS的心,海底的針呐!

辦公室裡,江怡墨繼續跟許濤商量下個季度的發展方向,差不多都落實了,全部都是江怡墨的想法,誰讓她是總裁呢?

而且她的想法從來冇有出過問題,接下來有幾個很重要的策略,算是公司的機密,需要好好的落實下去。

“行,今天差不多就這些了,剩下的事情你找公司高層去開會研討。”江怡墨說。

“冇問題。”許濤點頭:“對了小墨,自從你來到了分公司,上個季度的業績提到了百分之五百,可以說是達到了曆史性的高度,按照管理咱們應該開個慶功會,關於這個慶功會你有什麼想法?”許濤問。

百分之五百?

這麼厲害的嗎?

江怡墨最近都在忙私事兒,工作上的事情她隻是簡單的指導,其它都交給徐風去辦,許濤也是最近纔派過來的。

冇想到她隨便指導幾句就有這麼明顯的效果,這要是認真工作還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