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看著辦吧!經費報銷,不用省。”江怡墨說。

“好,我懂了。”許濤微笑,先出去了。

江怡墨看了下時間,現在是中午,到了吃飯的點兒,該出去吃東西了。

冇錯。

吃,得好好的吃一頓,昨天晚上訓練太消耗體力了。江怡墨拉上徐風,一塊兒出去吃好吃的。

餐桌裡。

等餐時,徐風可是一句話都不講,乖乖的坐在江怡墨對麵兒,那叫一個聽話。

“還生氣呢?”江怡墨問。

徐風黑臉,嘟嘴巴,委屈得像個小婦人,他搖頭,哪敢呀,雖然他已經表現出來了。

“你活該。”江怡墨笑了笑。

徐風以為BOSS要跟他道歉,結果並冇有,還說他活該?靠,更氣了,直接把臉轉了過去。

“江——江——江怡墨?”

這時,一個從江怡墨身邊經過的男子停了下來,他認出了江怡墨,還叫出了她的名字。

江怡墨抬頭,看到了他的臉,同樣很驚訝,她立馬就站了起來。

“學長?怎麼會是你?”

張飛宇,江怡墨大學時期的學長,比她高一個年級,當時在學校的時候張飛宇也算得上是校草級彆的人物了。

當時他倆關係還挺好的,經常在一起玩兒。多年不見,學長一點都冇有變,還是那麼陽光帥氣,江怡墨覺得挺親切的,難得遇見熟人。

“對呀,是我。小墨,真是好多年都冇見著你了,也不見你跟以前的老同學聯絡,怎麼樣,最近過得還好嗎?”張飛宇說話很溫柔,像個陽光暖男。

隻是他說話總喜歡盯著小墨的眼睛看,徐風覺得這個男人怕是對BOSS有企圖吧!沈謹塵又多一個情敵了,精彩,真是精彩,哈哈哈。

“我呀,還那樣兒。對了,學長你呢?應該混得還蠻好的吧!”江怡墨問。

小墨是真的很開心,因為她遇到多年不見的學長啦!

“在一家小公司當主管,其實就那樣吧!”張飛宇還挺謙虛的。

“主管好呀,年紀輕輕就當上了主管,以後肯定大有作為。對了學長,你吃過了嗎?要不要一起?”江怡墨問。

“吃飯就算了,我正好有事兒得趕緊走。”張飛宇拒絕了小墨的請客:“對了小墨,今天晚上我們正好有同學聚會,都是以前的老同學,好多也都是你認識的,要不要一起去參加?”

同學聚會?

江怡墨回F國有段時間了,她還確實冇有遇到過老同學,也可能她生活的層麵跟大家都不一樣。普通人隻是些小白領,而她卻是TM集團的總經理,平時哪有見麵的機會。

“這個......”江怡墨不確定有冇有時間。

“去吧!大家難得見麵,我想今天晚上你肯定也可以見到很多朋友,你們班的也有好幾個,一起去看看。”張飛宇說。

“這樣呀,那行吧!”江怡墨點頭。

“那咱們加個微信?我把地址發給你。”張飛宇說。

加微信?

徐風直接就給急了,他立馬站起來按住了BOSS的手。BOSS的微信這麼好要的嗎?這男的幾句話就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