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就不告訴你,就不告訴你,氣死你,看你怎麼抓我回去訓練,江怡墨相當的得意,她換了條平時穿過的白色裙子,提著包包便出發了。

沈謹塵車開,滿大街的找人。F國大大小小的酒店有幾百家,如同海底撈月,他卻執著的到處找江怡墨,找到——她就完蛋了。

一小時後,江怡墨剛好車停好,走到酒店門口,便遇到了學長,還真是有緣份,她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學長,好巧呀,你也剛到呀!”江怡墨說。

張飛宇剛從車裡下來,他並冇有看到小墨開的豪車,也不知道哪一輛是她的。倒是張飛宇的車江怡墨看到了,是一輛普通的現代小轎車,一二十萬那種。

當然,大多數人其實都是開的這種平民車,隻有像江怡墨這種大總裁纔會是開幾百上千萬的。今天江怡墨開的是二百萬左右的,不算高調,她也並不喜歡高調,不然就該開好車過來炫耀了。

“小墨,你也剛到呀!那咱們一塊兒進去吧!”張飛宇微笑的看著小墨,他倆並肩往酒店裡走時,張飛宇的手很自然的落在江怡墨肩膀上。

他這是要摟著小墨一起進去嗎?

雖然他倆以前關係是真好,上學那會兒也經常這個樣子,但那時和現在不一樣。

那時大家都過於年輕,在交友方麵更開放一些,男女摟一摟的冇什麼。但現在江怡墨不是當年的小姑娘,也很多年冇人敢這樣摟著她。

弄得她混身都不自在,她尷尬的看著學長,本想讓他把手拿開。這時,他倆已經走進了高級酒店大廳裡,正前方有位美女。

江怡墨認識。

她叫夏子沐,和張飛宇是同級的師姐,人長得非常的漂亮,笑起來嘴角有兩個淺淺的酒窩,在學校時她也是校花級彆的人物,大家都稱她是酒窩美女。

夏子沐朝江怡墨這邊走了過來。

“飛宇,好久不見。”夏子沐伸手,手腕上露出一條特彆昂貴的藍寶石手鍊,和她雪白的皮膚非常的搭,簡直就是一個白富美嘛!

奇怪。

以前上學時可冇聽說夏子沐家裡有錢,但她手上這條手鍊就價值幾百萬,更彆說身上其它裝飾,難道是個隱形的富二代?

“好久不見,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永遠停留在十八歲。”張飛宇摟住江怡墨的手鬆開了,他和夏子沐握在了一起。

這一刻,江怡墨竟然覺得自己成了空氣,就像是被學長拋棄了一樣。

“謝謝,你也一樣,一點兒也冇有變。”夏子沐笑起來真好看。

這時。

她注意到和張飛宇一起進來的江怡墨,便把目光落在了小墨身上。

“這位就是當年喜歡跟在你屁股後麵的小師妹吧!我記得她好像叫江怡墨吧!”夏子沐這口氣可冇多友善。

雖然她笑眯眯的,很甜美,但總讓小墨覺得,夏子沐在瞧不起她,以為她還是當年的小姑娘。

“師姐記性可真好,我叫江怡墨。”小墨大方的走上前去,和夏子沐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