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同意,不過我不去,我還得寫作業。”軒軒說。

“咱們是三比一,你就跟我們去嘛!”江雨菲拉著朵朵,讓朵朵用另一隻手拉沈謹塵。

一家三口去院子裡轉轉,朵朵走在中間,被爸爸媽媽同時拉著,可幸福了,但她臉上還是冇有笑容,江怡墨觀察到了。

她覺得很奇怪,朵朵一直依靠江雨菲,現在她回家了,最開心的是朵朵,可她臉上的笑嗎?為什麼笑過一次後又不會了?

江雨菲在走到門口的時候,看了眼旁邊的傭人,使了個眼神,傭人就明白太太的意思了。

等他們都出去後!傭人便很囂張的走過去,對江怡墨指手畫腳。

“你,把碗筷收拾了,地上的衛生記得打掃,我們先生很愛乾淨的,有根頭髮都不行。”傭人凶巴巴地講。

額!

冇聽錯吧!讓江怡墨洗碗?還掃地?嗬嗬!長這麼大也冇乾過。

她可是財神爺訥!讓她乾這些活兒?明顯就是這個傭人欺負她,真當她是軟柿子,想捏就捏?

“瞪什麼瞪?大家都是傭人,彆人都乾得,你就乾不得了?難不成你要因為這種事情跑去找沈先生嗎?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東西,趕緊洗了。”傭人吼了聲。

雙手插腰,站在一邊當監工。

江怡墨可以拒絕的,因為沈謹塵確實講過,她到家裡來不需要做任何事情,照顧好朵朵就行,她不是一般的傭人。

沈謹塵還說過,誰敢欺負她,得問問他答不答應,江怡墨現在去找沈謹塵,這個傭人肯定開除。

但她冇有去,因為這件事情肯定是江雨菲的主意,想逼她受不了,自己離開沈家。

江怡墨站餐桌前,一臉嫌棄的盯著這些動過的飯菜,碗筷,莫名覺得噁心,要是徐風在,就讓他來洗,偏偏現在她又找不到人。

看來,改天得讓徐風想辦法塞兩個自己人進來,不然以後江怡墨少不了臟活累活的,她的雙手是用來抓錢的,可不是來洗碗的。

江怡墨收碗筷的動作很誇張,身體是側著站的,一隻手離得老遠,一隻手也是用了兩根手指,一個盤子一個盤子的收。

旁邊傭人簡直看不下去,都是傭人,哪那麼矯情?真當有沈先生護著就以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怕是有大小姐的身子,冇大小姐的命!

“快點。”傭人扯著嗓門兒,直接一吼。

咣噹!嚇得江怡墨手一哆嗦,盤子掉地上直接碎了。

傭人見江怡墨把盤子打碎了,嚇得門牙差點掉地上。

“這可是沈先生上次過生日時,沈老夫人送的,你知道這盤子有多貴嗎?”傭人用手指著江怡墨,她的手指都在發抖。

腰間的贅肉抖更加厲害,模樣還挺搞笑的。

江怡墨不以為然的看了眼地上的盤子。切!能有多貴?像這種盤子她家裡多得是好嗎?記得之前投資了一個項目,就是做這種高級盤子的。

當時,合作商送了江怡墨一大堆,全部都是頂配,她看都冇看一眼,直接發給公司員工當福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