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漂亮的女人握手,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尤其是誰心裡都看不起誰的模樣,感覺周圍的空氣都變了。

江怡墨好後悔今天出門冇開上千萬的車,他也該把那些廠商送的珠寶首飾從頭戴到腳,看看夏子沐敢不敢看輕她。

“師妹還和當年一樣,長得漂亮又會說話。大家都彆在這兒站著了,先上去吧!其它同學都到了,今天晚上我請客,師妹可千萬彆客氣喲!”夏子沐笑起來真讓人討厭。

江怡墨一點也不喜歡她的笑。

而且夏子沐走路也有問題,明明是江怡墨和張飛宇走一起的,好硬生生的插在了他倆中間,把江怡墨擠到了旁邊去。

“師妹請客呀!看來師妹發財喲!這家酒店該不會也是你家的吧!”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發財倒談不上,隻是家裡還算有點錢而已。這家酒店是我爸爸朋友開的,算是熟人吧!”夏子沐還挺謙虛的。

“對了,飛宇。這些年你都在乾嘛呀!真是好久都冇有你的訊息了,在哪兒上班呢?混得怎麼樣了?”夏子沐臉轉過去便跟張飛宇聊了起來,把江怡墨當成了小透明。

“小公司混飯吃,可比不上你。”張飛宇也覺得有點自慚形穢,感覺自己很失敗。

“我爸爸公司最近在招人,工資待遇都不錯,發展前景也很好,如果你感興趣的話我可以幫你推薦。”夏子沐說道。

“子沐,你可太客氣了。”張飛宇冇有拒絕,也冇有直接答應。

他這是給大家都留著退路。

“飛宇學長現在工作穩定,收入也很可觀,可冇有要換工作的想法,師姐你是不是太熱情了?”江怡墨伸長腦袋,插了進去。

“咱們今天不聊工作,老同學都在裡麵呢!咱們進去吧!”夏子沐分分鐘把話題叉開。

推開門的瞬間,包廂裡全是人,黑丫丫的,大家都大了。

夏子沐分分鐘就被大家給包圍了起來,誰讓她今天請客呢?自然是有一堆人往她身上湊。江怡墨和張飛宇隨便找個位置先坐了下來。

切。

炫耀。

夏子沐分明就是在炫耀,弄得好像她真的巨有錢似的。

江怡墨扭頭,看了眼坐在旁邊不說話的學長,發現他的眼珠子裡隻有夏子沐,那份欣賞就好像夏子沐是他眼裡的仙女一樣。

“怎麼,學長,你喜歡夏子沐師姐呀!”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

但根據小墨的小道訊息,當年在大學時,夏子沐向張飛宇學長表白,被他拒絕了呀!關係好的人都知道這件事情。時隔多年,怎麼感覺學長看夏子沐的表情卻是變了。

“談不上喜歡,隻是覺得她和當初不太一樣了。”張飛宇淡淡地說著,他的注意力還在夏子沐身上,感覺他整個人都在發光一樣。

“是覺得她比以前更有錢了,所以不一樣吧!”江怡墨說話還真是直接。

但給她的感覺就是這樣。

“怎麼會?師妹可真會開玩笑。”張飛宇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