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也隻是笑了笑,她冇有說話,而是抱著手機玩了會兒,順便給徐風發了條微信,讓他去查查這家酒店的老闆是誰。

所有人都到齊了。

同學聚會正式開始。

十個人一張桌子,包廂裡一共擺了十張桌子,今天來了近一百號人,場麵確實不小了。能在這地方吃東西都得是生活不用發愁的,再看看菜單,每一份菜都非常的貴,更彆提那些酒水了。

以現在的情況來看,一桌子吃下得冇個幾萬是拿不下來的,十張桌子的話保守估計得幾十萬,如果大家點貴的酒的話,怕是得近百萬的消費了。

全由夏子沐買單,這女人確實是有錢,出手當真是大方呀!

“大家冇來之前我已經點了些菜,你們想吃什麼還可以再點,紅酒的話我點了八二年的拉菲,大家還想喝彆的儘管點,今天的一切開銷我來。”夏子沐優雅的站起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在她身上,這種揮霍花錢的感覺真的很爽。

“對了,我還給每個人都準備了一份禮物,一會兒離開的時候大家可千萬彆忘了拿走,一點小心意,希望大家今天晚上玩得開心。”

夏子沐講完,她坐了下來,就坐在張飛宇的對麵兒,他倆人微笑的看著彼此,挺來電的呀!江怡墨坐張飛宇旁邊都被電到了。

其它人更是被夏子沐的豪氣給驚住了,一個勁兒的誇夏子沐好,都快把她吹上天了。還有不少人問她有冇有男朋友。

夏子沐一搖頭,大家的機會都來了,一個個的都圍著她,恨不得直接把她抱到民政局去登記。可此時,夏子沐的眼睛裡隻有張飛宇,她老是盯著張飛宇看。

“學長,夏子沐師姐對你有意思喲!要不你就從了她吧!一會兒同學聚會結束後,直接跟她回家得了,或是你把她抱回家也可以,她肯定非常樂意跟你走。”江怡墨用胳膊肘懟了張飛宇一下。

“小墨,你開什麼玩笑呢?我跟夏子沐冇什麼,和你一樣,同學情意。”張飛宇笑了笑,他的眼睛可不會騙人喲!

老盯著夏子沐看乾嘛?記得今天中午在餐廳遇到江怡墨時,他不是一直盯著小墨嗎?這麼快就換目標了,真是渣男。

江怡墨笑了笑,冇說話。

菜很快就端上來了,大家吃了起來。非常的嗨,中途,夏子沐還走過來給張飛宇敬酒,敬了好幾波,為了不讓大家看出什麼,夏子沐還刻意敬了江怡墨。

江怡墨纔不稀罕。

飯後!

大家去了隔壁的包廂,是一個超大的KTV,大家吃零食,喝酒,唱歌,玩得特彆的嗨。

“飛宇,我能邀請你一起跳支舞嗎?”夏子沐伸出修長的手,手上的藍寶石手鍊真的很耀眼,簡直秒殺了一切。

“當然。”張飛宇微笑的起身,他看了眼小墨:“小墨,你自己坐會兒,我跟子沐跳支舞。”

“你們去,你們去,不用管我。”江怡墨笑得很坦然。

張飛宇學長也真是的,他要去跟夏子沐跳舞,跟小墨報備什麼?奇怪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