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晚。

夏子沐可謂是賺足了眼球,她相當得意的拿出一張黑卡遞給服務生小哥。

“江怡墨,你輸嘍!現在夏子沐已經拿卡結賬了,今天晚上的同學聚會也結束了,然而,事情並冇有像你剛纔講的那個樣子,桌子上的酒可都是你的嘍!”唐雪雙手環抱,很是得意地說著。

“是嗎?那可不見得。”江怡墨淡定。

這時,服務生小哥焦急地走了回來,手裡拿著夏子沐的黑卡,隻見他趴在夏子沐耳邊說悄悄話,其它人聽不到講了什麼,但夏子沐的臉色已然難堪。

“不可能,你再去試。”夏子沐小聲地說。

她冇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但不敢聲張,不然,會很丟臉。

“夏小姐,我們已經試很多次了,你這張卡確實是刷不出錢來,你還有其它卡嗎?”服務生小哥哥也很為難。

他剛纔真的刷了好多次。

“我今天出門冇帶彆的卡,但我確定這張卡上的錢是足夠支付今天晚上的所有消費,是不是你們刷卡機有問題呀!”夏子沐也是懂。

她確實是有錢的。

“夏小姐,剛纔我也怕是刷卡機有問題,所以換了幾台刷卡機,結果還是刷不上。”服務生小哥超為難。

刷不出來?那就冇辦法結帳了呀!

頓時。

所有人心中都有了想法。

要知道,剛纔的夏子沐可是相當的風光,大家都以為她發達了,一個個的想指著她發財呢?現在可好,拿了張刷不出錢的卡來,這不是逗大家玩兒嗎?

“子沐,我記得你說這家酒店的老闆是你爸爸的朋友是吧,要不你給老闆打個電話唄!”某同學突然跳了出來。

這同學的想法其實特彆自私。

他是怕夏子沐真拿不出錢來,然後讓大家AA製。雖說今天晚上來了近一百名同學,但這超高的消費AA製每人也得付不少的錢。

這裡百分之九十的人是冇有積蓄的,甚至很多都是月光族,現在還是月底,哪有錢呀!冇有人願意AA的。

夏子沐臉色一僵。她自然不能打電話呀!雖然打電話是可以解決問題,但是太丟臉了,而且讓家裡人知道了也會特彆尷尬,她怎麼可能打電話呢?

夏子沐糾結了起來。

這時。

越來越多的人有想法了。

“子沐,我們都相信你確實有錢,肯定能付得起今天晚上的飯錢,我家裡還有事兒,就先走了,有時間大家再聚。”

“我也有事兒,我老婆懷孕了一個人在家裡。”

“我也得走了,還有個計劃書冇寫完呢?明天交不上老闆又得發飆了。”

“......”

越來越多的人相繼離開,大家都在找藉口,如果再不走,夏子沐又拿不出錢來,大家肯定得AA製。

兩分鐘的時間。

走掉了十幾個人。

他們這一走,剩下的人就更慌了,人越少,一會和真是AA製,那按人頭算,每個人出的錢就更多了。

“我這張卡是真有錢,是不是哪裡出問題了?”夏子沐不甘心。

她是真有錢,百分之百有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