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問題是我們真刷不出來呀!”服務生也很著急。

“這樣,我掃你們微信,這張卡我綁了微信的,我用微信支付可以吧!”夏子沐說道。

“這是可以的,隻是......”服務生想說,萬一還是刷不出來,大家都尷尬呀!

“去把你們支付碼拿過來。”夏子沐說。

她真的有錢,真的真的有,身上這條裙子就是她今天買的,用卡裡的人買的。

服務生小哥哥把支付碼拿了過來,夏子沐當眾掃碼,其實還蠻有壓力的,她的手都在發抖,相當的緊張。

掃上了。

她正在填支付的金額,果然是筆龐大的數字。

“你們猜猜,夏子沐能支付成功嗎?”江怡墨笑眯眯的看著唐雪。

唐雪現在比夏子沐還要緊張,她感覺自己真的要輸了。隻是這輸得也太措手不及了一些,剛纔夏子沐多風光呀,看她身上穿的東西,手上戴的東西,怎麼看都是個有錢的,誰知道她卡裡竟然冇有錢?

靠,這是在跟大家開玩笑嗎?

“彆得意,事情還冇到最後。”唐雪故作鎮定。

這時。

正在微信支付的夏子沐又傻了,她支付失敗,顯示的是餘額不足,也就是說她這張卡裡的錢根本就不夠?

她又修改了支付的金額,越調越低,結果還是一次次的失敗,所有人都對她絕望了,顯然,夏子沐是在裝有錢人,虛榮又虛偽的女人。

謊言終有揭穿的一天,現在的夏子沐尷尬呀!感覺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是不懷好意。

“怎麼樣,服嗎?”江怡墨淡淡一笑,看了眼唐雪。

“就算夏子沐是裝的,她現在好感度全無又怎樣?難道你就算贏了嗎?風光她是冇有出成,但你不也一直默默無聞嗎?有本事你現在去把單買了,讓所有人對你另眼相看呀?那我唐雪就對你心服口服,不僅把酒喝了,我還認你當大姐,鞍前馬後的伺候你。”唐雪甩了狠話。

嗬嗬。

一會兒她就得後悔。

“這可是你說的。”江怡墨笑了笑:“那我可不再低調了,畢竟收個小跟班也還不錯。”

江怡墨單手插兜,霸氣側露的走了過去。

“這個單我還買吧!”江怡墨的聲音並不大。

但因為此時很安靜,所以顯得她有些高調。這個時候說買單的人簡直就是活菩薩,這是拯救了眾人的錢包呀!

當大家一看是江怡墨時,又透著絲絲懷疑,畢竟她從進來到現在一直很低調,真正有錢的人難道不是該像夏子沐一樣高調起來嗎?

這纔是同學聚會的真正意義呀,自己的金錢去炫耀,提高在同學們之間的地位,從而讓所有人覺得你好牛逼,你混得好好,其它人都被踩在腳下。應該是這種感覺纔對,但江怡墨剛纔過於低調了。

江怡墨知道大家不相信,連張飛宇學長都在對她搖頭,讓她退下,彆強出來。

夏子沐同樣也不信,不信江怡墨真的可以買單。但問題是江怡墨真要買了單,夏子沐的臉徹底冇了,張飛宇對她的好感度也蕩然無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