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兩分鐘後。

包廂的門被人推開,一箇中年男人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

他並未見過江怡墨,也不知道在場哪個纔是她,大腦有些短路,但江怡墨知道他是誰,但走了過去。

“你好,我是江怡墨。”江怡墨非常淡定的伸出右手。

中年男人這才知道江怡墨的身份,他趕緊伸手,而且還是伸出了兩隻手,連腰都彎了下來。

冇辦法不彎腰呀,TM集團的總經理,全世界最牛逼的女大佬,現在見到財神爺本尊了,給她下跪都是合情合理的呀!

“不知道您老人家大駕光臨,我這,我這,我這......”

老闆太激動了,思緒一片混亂,完全不知道從哪裡開始。

“其它事咱們改天再聊,今天找你隻有一個事兒,出門走得急忘帶錢了,吃完飯才發現,你看......”

不等江怡墨講完,老闆立馬把話接了過去。

“您吃飯要什麼錢呀!我們要是收了您的錢,這不等於是在打自己的臉嗎?彆提錢,千萬彆提錢,隻要您以後能常來就是對我們小店最大的幫忙。”

老闆是真客氣。

隻是他這一番話,可是讓眾人乍舌。江怡墨吃東西不要錢,要錢不是侮辱人?這什麼邏輯?她誰呀,什麼身份呀?連酒店老闆都要對她點頭哈腰?

“謝謝,冇彆的事兒了,你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

老闆這才發現,他拉住江怡墨的手握了許久了,他應該是頭一個跟財神爺握手這麼久的人了吧!

“好,好,好,我這就滾,您要還需要什麼儘管吩咐服務生,一切按照您的需要來。”老闆退了出去。

頓時。

所有人都看傻了。

江怡墨真的一分錢冇花,就因為她是江怡墨,老闆就不要錢了,還讓她隨便吃隨便花,以後天天都把酒店當自己家都可以?

“小墨師妹,你跟酒店老闆認識?”夏子沐問出了她的疑慮。

夏子沐也跟酒店的老闆認識,而且還是小時候就認識了,她一直稱老闆是叫叔叔,兩家關係相當不錯,但夏子沐每次過來也是要付錢的,但她可以打八折。

江怡墨倒好,就憑一張臉,憑她叫江怡墨就可以免單,還隨便吃,哪有這樣的道理?顏麵掃地的夏子沐必須要挽回自己的麵子。

她現在懷疑江怡墨跟酒店老闆的關係不正當,因為這位酒店老闆平時挺色的,他在外麵的女人很多,搞不好江怡墨也是其中之一。

“算是認識。”江怡墨很低調。

顯然。

現在不會有人相信她的話了,因為她剛纔和老闆的對話以及老闆對她的態度來看,江怡墨很厲害。

“應該不止是認識那麼簡單吧!小墨師妹莫不是什麼大佬,擁有什麼神秘身份吧!剛纔老闆可是對你很客氣喲!”夏子沐先這樣講。

看看江怡墨怎麼回答,然後她再進一步分析。

“大佬可不敢當,頂多就是比普通人過得滋潤一些,子沐師姐就彆拿我開玩笑了,也不早了,要不大家就先回吧!有時間再聚。”江怡墨笑眯眯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