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本來就嫌棄呀!

唐雪噗嗤一聲就笑了。

“這麼說,你擇偶標準還很高嘍!”

唐雪明顯不相信江怡墨的話,覺得她就是在狡辯。至於其它人,則是半信半疑,畢竟江怡墨剛纔跟老闆的關係確實很微妙。

“標準嘛也不算高,沈謹塵大家認識吧!像他那樣的我瞧都不瞧,其實他也在追我,不過呢......”

江怡墨牛還冇吹完,大家就笑了。

沈謹塵?沈氏集團的總裁,F國最優秀的男人,整個F國的女人都想嫁的男人,他追江怡墨?啊呸!不可能。

砰。

包廂門突然被推開,沈謹塵邁著大長腿走了進來,他可是找了江怡墨一晚上,F國的酒店KTV快被他跑完了。

江怡墨果然在這裡,好得很訥!

額!

江怡墨看到沈謹塵的那一秒,下巴都快掉地上了。這傢夥也太不經唸了,怎麼說來就來?剛纔那個牛要怎麼圓回去?

突然殺進來的沈謹塵讓江怡墨莫名覺得腿軟呀!完了,完了,他應該不知道剛纔她講了什麼吧!

這要是讓沈謹塵知道,他在江怡墨心裡連備胎都不是,還不得直接把她抗走?在這麼多人麵前被當成麻袋抗走很丟臉的哇!

江怡墨看了眼旁邊的唐雪,發現她正在雙手環抱,一副看好戲的樣子。不止是唐雪,怕是在場所有的人都在等著看熱鬨吧!

怕是百分之百的人都不會相信,沈謹塵會追求江怡墨,而江怡墨還瞧不上他,絕對是國際大笑話。

此時。

江怡墨的心理活動也是超複雜的,大腦正在飛速的轉動。不行,麵子很重要,剛纔可是當著老同學們把牛都吹出去了,現在要是搞砸了毀的可是江怡墨的一世英明呀!

想到這裡。

江怡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就拿起桌子上的酒往嘴巴裡麵灌,一口氣喝完了一整瓶,偏偏速度還挺快的。

沈謹塵剛走進來就看到江怡墨在喝酒,他也是一頭霧水的,有點懵。而這時,江怡墨已經醉了,本身酒量不太好的她真的特彆容易醉。

俗話說得好,酒撞慫人膽,現在江怡墨正需要喝點酒,然後大膽起來。

江怡墨腳底不穩走路飄飄然的感覺,她輕飄飄的走向沈謹塵,在他麵前假裝真的冇有站穩要摔倒,然後讓沈謹塵主動扶她。

如果沈謹塵主動扶了,至少可以說明他倆是認識的,而且沈謹塵對她感覺還不錯,大家心中的顧慮至少會少一大半。

江怡墨在心裡算好了距離,然後便往下一倒。沈謹塵真以為她喝多了,一把摟住她的腰,江怡墨妥妥的倒在沈謹塵懷裡。

這一幕。

有點兒偶像劇的感覺。

燈光剛好就照在他倆身上,感覺兩個人都在發光一樣。江怡墨整個後腦勺落在沈謹塵的臂膀上,好結實的肌肉呀,竟然單手就可以將她整個人托住。

江怡墨是真醉了,酒量越來越上頭,她仰著腦袋便可看到正上方那張臉,是沈謹塵的臉,他正在盯著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