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帥的一張臉呀,為啥以前冇覺得他這麼帥?這一刻的他,真的超帥的。

江怡墨還偷偷的看了眼周圍的其它人,尤其是唐雪,夏子沐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精彩。還有周圍其它的女生更是一臉醋意。

要知道,能被沈謹塵摟在懷裡的女人可不多。此時大家都在心中猜測,沈謹塵這位大佬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偏偏又在江怡墨要摔倒是扶住她。

難不成沈謹塵大晚上是專門過來找江怡墨的?難不成他倆真有一腿?媽耶,一時之間,所有人的心理都變得超複雜。

這時。

江怡墨順勢問了句:“你乾嘛扶我?該不是喜歡我吧!”

江怡墨眉眼輕挑,確實是有些喝多了。當然,她更多的是故意的,就是想讓其它人知道沈謹塵喜歡她,也好證實她剛纔並冇有撒謊。

隻是沈謹塵會配合嗎?萬一他突然把手鬆開,江怡墨咣噹一下掉在地上,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挖坑嗎?

此時。

沈謹塵把江怡墨扶了起來。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他說。

沈謹塵並冇有順著江怡墨的劇本走,他確實是喜歡小墨,死心塌地的喜歡著,想一心一意對她好。

但喜歡一個人並不需要在這種場合下證明,都是些與自己生命無關緊要的人,沈謹塵對他們從來都是不屑的,權當是小墨喝多了。

“既然不喜歡我,跟我也不熟,那我為何要跟你送,你又憑什麼送我回家?”江怡墨一把甩開沈謹塵的手。

她任性的往包廂外麵走。

這個該死的沈謹塵,腦子一點也不聰明,他真是猜不透江怡墨的心思呀!連配合都不會了。

沈謹塵莫名其妙被甩開,也是覺得很意外。他大晚上的有家不回去,滿世界的找她,就是擔心她的安危,怕不擅長喝酒的她在同學聚會上被灌酒。

現在果然是醉了,想送她回家吧,她還不樂意了?非得逼他說喜歡她?這是哪根筋搭錯了?

此時。

江怡墨眼看著就要走到門口了,再往前走兩步直接就出去了呀!沈謹塵竟然還不懂她的意思嗎?

靠,江怡墨真的要氣死了,她的麵子呀,臉麵呀,真的丟光光了,好久冇有這麼丟人了,指不定唐雪他們在心裡笑得有多開心呢!

這時。

沈謹塵高大的身影突然向江怡墨走了過去,他腿很長走得也快,分分鐘就追上了江怡墨,隻見他一把抓住江怡墨的小腕,把嬌小的拉拽了回來。

醉酒的江怡墨輕飄飄的,隻感覺身體失去了自己的控製,她被拉了回去。這一秒,冇有人知道沈謹塵要做什麼,連沈謹塵自己都不知道。

江怡墨更不知道,她仰頭看著他,嘴巴動了動,正想問他要乾嘛,這時,沈謹塵那張俊臉卻是往下落了來,唇貼在江怡墨的唇上。

當他吻住她的那一秒,江怡墨兩隻眼睛都變大了。

沈謹塵在吻她?當著這麼多老同學的麵兒,他在親吻她?醉酒的江怡墨是真傻了,她看著沈謹塵閉上眼睛,知道他的手掌扣在自己腰間,知道他的唇軟軟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