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廂裡。

所有的一切都變了,變得和剛纔不一樣,彷彿空氣裡飛起了好多粉色的泡泡,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沈謹塵和江怡墨的身上。

因為他倆親了足足有一分鐘了,這個吻有點久呀!

現在,大家不僅相信沈謹塵喜歡江怡墨,確實是在追求她,甚至覺得已經追到手了,這倆人在一起的感覺分明就是情侶嘛!瞧他倆吻得多逼真?

數秒過後。

沈謹塵停了下來。

這次主動權是在他手裡,是他停下來的,並不是江怡墨推開的。他看著懷裡的女人,臉蛋兒紅撲撲的,唇上的口紅花掉了,還有不少被他吐進了肚子裡。

沈謹塵的眼神變得好溫柔,大拇指落在小墨的唇間,輕輕的幫她擦拭著,每一個動作都好溫柔。

天哪。

這就是傳聞中的沈少嗎?不是他生性冷咧不會笑嗎?眼睛裡就像是藏了一把刀子似的,隨時都可能會把人殺死。

為何他此時看江怡墨的眼神這麼溫柔?

眾人真的驚訝死了,羨慕死了,簡直無法形容此時的心情呀!

“小墨,我喜歡你。你願意像我一樣喜歡我嗎?”沈謹塵低頭,看著懷裡的小墨,特彆認真地說著。

他知道小墨喝多了,不然,早就一腳把他踹開了。

他也知道,今天是小墨的同學聚會,這些人都是她的同學。但他還是無聊得在這裡向她表白。

有些話,藏在心裡太久,真的很容易造成內傷,沈謹塵也是男人,他同樣需要得到愛情的滋潤。

頓時。

在場所有的人都沸騰了,好激動的一刻呀,感覺大家都比江怡墨激動。

真是冇有想到,今天隻是過來參加一個同學聚會,竟然還能看到沈謹塵當眾表麵,不知道江怡墨會不會答應。

所有人都盯著江怡墨,沈謹塵也在看著她,他的手指還在小墨的嘴角上,她冇有推開他,說明她是喜歡他的吧!

既然她對他也有好感,為什麼連點頭都不會呢?

沈謹塵有點尷尬。

江怡墨確實有點慌,她剛纔還在抱怨沈謹塵不會配合她,讓她丟了麵子,現在他配合得又有點過頭。

他是來真的?還是在演戲?江怡墨有點分不清楚。

江怡墨的大腦正在飛速的轉動時,沈謹塵突然做出了一個非常非常驚人的舉動,他的身體在往下蹲,一條腿彎曲的幅度大一些。

江怡墨就這樣看著沈謹塵慢慢往下,一點一點的。

等等,他這是要跪下求婚嗎?

不是吧!這麼突然?沈謹塵當眾下跪,這個禮有點大呀!

這時。

周圍的人都在拍手,嘴巴裡麵還在喊口號。

“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也不知道誰帶起來的節奏,現在大家都在這麼喊,這是在給江怡墨答應呀。這些人屁都不懂,就在這裡喊答應他。果然,所有圍觀的人隻要遇到這種情況,都會跟著喊答應他,絕對不會考慮那倆人到底合不合適。

江怡墨眼看著沈謹塵就要跪下去了,真要等他跪下去,她再說不可以,這不是把沈謹塵的尊嚴按在地板上摩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