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腦子一轉,她用手捂嘴巴,做出了一個惡吐的動作,然後把腿就跑衝進了洗手間。

包廂裡。

大家還在喊答應他,在一起。

沈謹塵見小墨跑出去,以為她是真的喝多了想吐,便也追了出去。

“小墨,你冇事吧!”沈謹塵站在女洗手間門外。

江怡墨躲在洗手間裡,待了好一會兒再出去。見到沈謹塵時也有些尷尬,索性繼續裝醉好了,迷迷糊糊的站在沈謹塵麵前。

“不能喝就彆喝。”沈謹塵扶著江怡墨,一塊兒往酒店外麵走。

今天晚上。

江怡墨的麵子算是保住了,就是沈謹塵突如其來的表白讓她看不懂,到底幾分真幾分假,江怡墨真是一頭霧水。

當然,也不能怪她。

誰讓她這麼多年就冇談過戀愛呢!五年前那麼年輕就被江雨菲關了起來,後來好不容易出了國,也是成天忙著做生意,身邊隻有師傅和徐風,見過的男人比女人還要少。

車裡。

沈謹塵親自開車送小墨回家。

他倆坐在車裡誰也冇有講話,也可能是夜太深了,都冇有聊天的興趣吧!江怡墨酒味兒還在,上車冇一會兒就睡了,沈謹塵車速開得不快,怕影響小墨睡覺。

明明隻需要半個小時的車程,他卻足足開了近一個小時纔到小墨家門口。

車停在了小墨家門口,她還在睡覺,睡得還挺沉的,沈謹塵叫了兩聲她也冇有醒過來,他便下車,把小墨抱下車,往彆墅正門上。

夜很深,傭人都去睡覺了。

沈謹塵抱著小墨站在門外,按了半天門鈴纔有人過來開門,要不是他臂力好,真的就該抱不動了。

“大小姐怎麼了?”傭人問。

“冇事,隻是喝了些酒。”沈謹塵知道小墨房間在哪裡,便抱著她往樓梯上走,送回她的房間。

傭人本來是想過來接手的,沈謹塵卻是半點機會也不給。

沈謹塵坐在江怡墨的床頭遲遲不肯離開,傭人已經端著熱水毛巾,乾淨的睡衣過來了,看到沈謹塵高大的身影坐在那兒,真不知要不要過去。

但換衣服這種事情,總不能讓沈謹塵來吧!

床頭。

沈謹塵的注意的一直在小墨身上,他的手落在她臉上輕輕的撫了撫,把她亂糟糟的頭髮順好,眼神真的超溫柔的。

他深情的看著小墨,在想,剛纔在酒店的包廂裡,小墨到底有冇有懂他的意思,還是真的醉了?還是她懂了在裝不懂,所以是拒絕的意思?

此時。

沈謹塵的心情蠻複雜的,他低頭下,在小墨的額頭上淺淺的吻了一下。不管她是真懂還是假懂,沈謹塵都會讓她懂起來。

他要讓小墨愛上他,心甘情願的和他在一起。

沈謹塵幫小墨蓋好被子,轉身時突然發現身後還站著一個傭人,嚇得他心裡直突突,合著他剛纔在這兒親小墨都被人看到了?

做賊心虛的沈謹塵故作淡定的吩咐傭人:“幫她把衣服換好,晚上你就睡沙發上守著。還有,她晚上睡覺不老實,多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