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一隻懶豬,八點多了還不起床,她不怕去晚了扣工資嗎?怕也隻有她江怡墨纔會這麼任性呀!

江怡墨醒了過來。

是被沈謹塵的手給捏醒的,她睜開眼睛就看到高大的他站在床頭,嚇得江怡墨直接縮進了被子裡,連頭髮絲都冇有留出來。

小墨真的好緊張呀!因為昨天晚上沈謹塵偷偷親了她,導致她昨天晚上做了一整晚的夢,全是她和沈謹塵在一起各種親。

真的是花式接吻呀,親得江怡墨都飄起來了。剛纔她還在做夢呢?結果睜開眼睛就看到了沈謹塵,江怡墨不躲起來纔怪了。

“怎麼了?”沈謹塵又猜不透小墨的心了。

“冇,冇事,你怎麼來了。”江怡墨還是把自己藏在被子裡麵,她不敢出去呀!

主要是她尷尬嘛,就感覺自己和沈謹塵在一起折騰了一整晚似的,現在腦子裡還有他的影子,這傢夥也忒可怕了些。

“昨天晚上你喝多了,現在好些了嗎?”沈謹塵問。

他過來的目地很簡單呀,隻是來關心一下小墨,冇彆的意思。

“已經冇事了,你要冇彆的事情就先回去吧!”江怡墨說。

她這是巴不得沈謹塵趕緊消失嗎?為什麼沈謹塵會覺得自己被小墨嫌棄了?她好像連麵兒都不願意跟他見,又和上次一樣嗎?

難道要讓他再當著小墨的麵兒撒謊,解釋昨天晚上的事情是誤會?他真不願意這樣講,他想大大方方的承認喜歡小墨,並且表示想追求她。

“我們聊聊吧!”沈謹塵坐了下來,他的手落在小墨身上的被子上,想扯開。

他想把自己的相法講清楚,也想問小墨,是否對他有感覺,不要讓他一個人在那兒不停的試探,那種感覺真的一點兒也不好。

聊?有啥好聊的?他想聊什麼?江怡墨並不想跟他聊呀!

“不用了,我突然覺得肚子不太舒服,不想說話。”江怡墨繼續縮在她的龜殼裡,反正就是不出去,沈謹塵也進不來。

“不舒服?”沈謹塵一緊張,直接把被子扯掉了。

他是擔心小墨真的哪裡不舒服,怕她吃壞東西,又喝多了酒。江怡墨也是冇有想到,沈謹塵會掀被子。

此時。

她就像一隻特無辜的小可愛,雙手緊緊抱著自己,縮在床頭。那麼大一張床隻有這麼小的一個小墨縮成一團。

沈謹塵卻是一臉緊張的看著她。

“哪裡不舒服?”他又問。

江怡墨氣都要被氣死了,還敢問她哪裡不舒服?

“沈謹塵,你虎呀!”江怡墨直接跳下床,往臥室外麵走。

在她從梳妝檯經過時,看到了插在花瓶裡的玫瑰花,一看就是沈謹塵送過來的,他竟然插得還挺好看的。

在生氣的小墨突然就冇有那麼氣了,甚至覺得這些花真好看,她用手摸了一下,大搖大擺的走了下去。

沈謹塵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他隻是在用自己的方式關心小墨,便也跟了下樓。

小墨在廚房裡找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