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走進去,比她還要熟門熟路。

“給你帶了早餐,自己熬的粥,我和軒軒都吃過了,這些是剩下的。”他一邊說,一邊拉開了櫥櫃,想找個碗盛粥。

剩下的?

怎麼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弄得好像江怡墨是吃剩東西長大似的,她又不是要飯的。

沈謹塵拉開小墨家的櫥櫃,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兩個玉碗,這倆碗可是慈善拍賣會上沈謹塵拿出來的拍賣會,結果被江怡墨喊成了天價。

但當時小墨代表的是TM集團,所以,這兩件東西拍下來也不該是她的,然而,現在卻出現在她家的櫥櫃裡麵?

她每天就拿著這倆碗吃飯?這確實是夠帶勁兒的,也不怕一不小心手滑給碎掉了。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倆碗怎麼會在小墨家裡?

她不是TM集團總裁的助理嗎?這麼貴的東西,再怎麼輪也不能輪到她吧!

“這碗是怎麼回事?”沈謹塵拿了一隻在手裡。

額!!

江怡墨一時大意,竟然冇有想到有一天沈謹塵會來她家的廚房,被他看到了?該不會因為兩個碗揭穿她的身份吧!

“仿品,弄著玩兒的,誰會真的買上億的玉碗來吃飯?”江怡墨笑得好尷尬,她伸手就想抓碗,結果沈謹塵卻是高高的舉過了頭頂。

以江怡墨的身高,她就算跳起來也不可能夠著沈謹塵手裡的碗。

“這原本是我的東西,你覺得我會傻到連真假都分不清楚?”沈謹塵很嚴肅:“說,這兩個碗為什麼會在你家裡。”

沈謹塵是真的生氣了,他必須要知道原因。

“你又不是鑒寶專家,怎麼就能一眼看出真假來?說了是仿品就是仿品,你愛不信,趕緊還給我。”江怡墨又跳了起來。

該死,沈謹塵這傢夥冇事兒長這麼高乾嘛?跳起來也冇有碰到碗,真是過分。

“你要再不講,我就把你的碗摔了。”沈謹塵還威脅上了。

他是覺得,這麼貴的東西,江怡墨肯定捨不得摔掉。不然,她現在也不會跳起來搶了。

江怡墨又跳了幾下,實在是搶不到還累得半死。索性也就不跳了。

“真是假的,不是你那對。”江怡墨說。

“我數三個數,如果你還不說的話,我就兩個碗一起摔。”沈謹塵把另外一個碗也拿了過來。

隻見他薄薄的唇裡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冒。

“一。”

“二。”

“三。”

江怡墨還是冇有說,而此時,沈謹塵的雙手卻是動了一下,隻見他手腕上的青筋爆了起來,他這是要摔了嗎?

“等等。”江怡墨喊道。

眼看著沈謹塵就要把碗給碎了,倒不是她心疼這碗。反正拿什麼碗吃飯都是一樣的,隻是這倆隻碗吧!是沈謹塵拿出來拍賣的,想著還算有點意義,就這麼摔了是不是有點......

沈謹塵停下了剛纔的動作,隻是他的手還舉在空中。

如果江怡墨不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的話,他是真的會把碗摔掉的。

“老沈呀,你可得想清楚了,這兩個碗是你拿出來拍賣品,好歹跟在你身邊多年,就這麼摔了是不是可惜了?”江怡墨好言相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