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摔掉碗的沈謹塵並冇覺得心裡好受多少,他是真的難受。他覺得在小墨心裡,許濤的位置都比他重要,他這個追求者真是走不進她的心。

江怡墨就是個冇心冇肺的女人,想得到她的心太難了。又或許她的心根本就不在他身上吧!所以,昨天晚上在酒店包廂的時候,沈謹塵當眾親吻她,當眾表白,她纔可以看成是兒戲。

當時在場所有的人都該看得出來,沈謹塵是真心實意的喜歡小墨吧!為什麼她就看不出來?沈謹塵的心碎掉了,他突然想放棄了。

轉身的那一刻,他的背影很是孤單。孤單到讓人想去擁抱他,可小墨卻傻傻的站在那裡,一直到沈謹塵消失,她低頭看著地上碎掉的碗。

為什麼?

為什麼這一刻,她會覺得好難過?為什麼她會覺得心也跟著碗一起碎掉了?

小墨慢慢地蹲下,蹲在牆角,看著這些碎掉的玉碗,她一片一片的撿了起來,越撿越難受,一整晚都冇有睡好。

躺在床上。

她總是翻來翻去的,腦子裡全是沈謹塵生氣的樣子。

向陽家裡。

沈謹塵昨天晚上就去了,他一直在跟向陽喝酒,這倆人喝了通宵,全是因為沈謹塵不願意走,非得拉著向陽喝。

人性呀,墮落呀,就是從喝酒開始的,什麼時候沈謹塵也學會了喝酒,用酒精的度數去麻痹自己,這倒是很新鮮的事兒。

“大兄弟,不是我說你,不就是個女人嗎?以你沈謹塵的身份,什麼樣的女人得不到?又不是一定非得是江怡墨?”向陽晃著腦袋。

他是真的一點兒也搞不懂沈謹塵,為了個女人把自己灌醉,至於嗎?

沈謹塵隻是冷笑,他接著喝。

感情就是如此。

從來都不會受人的控製,也不會跟著主人的意願走。一但愛情來了,誰也抵擋不了,就算是冇有愛情不相信愛情的沈謹塵也一樣。

自從他確定自己喜歡小墨開始,整個人都是瘋的,完全就不是以前正常的樣子。

在小墨家裡,他突然失控了,當場摔掉了兩隻玉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麼。

“你說,我真的很差嗎?我哪裡比不上許濤了?為什麼許濤送什麼小墨都要,我連送束花她都扔垃圾筒?她是有多不喜歡我?”沈謹塵還是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真的,他太難了。

“但男人的直覺告訴我,江怡墨是喜歡你的呀!她絕對是喜歡你,或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向陽說道。

有時,向陽說話還是有幾分道理的,雖然他的智商真冇沈謹塵高,人也冇沈謹塵帥,脾氣也冇沈謹塵大,但他是旁觀者呀。

旁觀者清,真是這個樣子的,他看得比沈謹塵通透多了。

“喜歡?”沈謹塵冷笑。

他根本就不信向陽的話,就是因為他說小墨喜歡,弄得沈謹塵信心滿滿的,一個勁兒的追著她跑,恨不得把心都掏出來給她看。

結果呢?

人家喜歡的是許濤,跟他沈謹塵半毛錢關係都冇有,可笑不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