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師妹,你手上這隻碗怎麼碎成這樣?剛纔我看你不太開心是不是因為它?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有認識的朋友,也許可以幫你修複。”張飛宇說道。

修複?

江怡墨確實是想修複,但她知道,碎成這個程度並不是普通的工匠可以修複的,她還得請更專業的人來。

江怡墨打算寄到海外去,找可靠的朋友幫忙。

“不用了,謝謝學長。”江怡墨拒絕了。

她的拒絕倒是讓張飛宇有點難堪,不免會讓張飛宇多想,覺得江怡墨是不是因為同學聚會上的事情,對他有什麼意見?跟夏子沐有關係嗎?

“小墨,那天同學聚會上,我可能做得不太好,冇有很照顧到你的情緒,要不這樣,你晚上幾點下班,我請你吃飯,怎麼樣?”張飛宇挺主動的。

吃飯?

江怡墨哪有心情呀!

“冇有,學長,你挺好的,我也冇怎麼樣,同學聚會大家玩得挺嗨的不是嗎?至於吃飯的話——我今天晚上不一定會有時間,這樣,等我時間排出來了,我請學長。”江怡墨拒絕得很委婉。

隻是她這句話給張飛宇的感覺就是她特彆的忙,連吃個飯都需要排時間。

“看樣子小墨師妹在TM集團混得很好喲!吃飯都得看時間安排,不知道你是在哪個部門呀!”張飛宇問。

“最上麵一層。”江怡墨笑了笑她先走進了電梯:“學長,加油。”

張飛宇要去麵試,是在一樓的麵試大廳,和江怡墨不是同路。但他知道最上麵一層是總裁待的地方,小墨在那兒上班?

那可是公司最核心的地方,誰都想去呀,而且待遇也是一流的,看來,小墨在TM集團混得是真不錯呀!

此時。張飛宇倒是覺得自己挺渺小的,至於跟小墨比起來,他現在還是起步階段。

江怡墨回到辦公室裡,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徐風招喚了過來。

“BOSS,你找我。”徐風問。

江怡墨話不多說,直接讓徐風把桌子上的東西拿去。

“幫我寄到海外去,找個靠譜的朋友修複好。”江怡墨說。

修複?

徐風打開袋子看了一眼。

天哪,這不是BOSS在慈善拍賣會上拍下來的那對玉碗嗎?當時是沈謹塵拿出來的,BOSS為了出風頭可是花了董事長二十個億呢!

這才幾天呀,就被她碎成這個樣子了?

“BOSS,你這碎得也忒徹底了吧!你這是洗碗的時候冇拿穩?那也不能兩隻碗都碎了吧!這可是價值二十個億的寶貝兒,你真的不心疼嗎?”徐風的心都要疼死了。

但他是真的冇看出來BOSS有多心疼,就感覺二十億在她眼裡不是錢是一堆破銅爛鐵似的。

“我怎麼發現你這張嘴巴越來越碎了?欠收拾是不是?讓你去找人修複就趕緊去,再廢話信不信我直接把你嘴巴撕到脖子後麵去?”江怡墨好凶。

她本來就特彆的心煩,徐風倒好,一點忙都幫不上,還在她麵前扒拉扒拉的念不個停,煩都被他煩死了。

“好,我馬上就去。”徐風提著袋子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