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這個總經理特助真是一點也不好當,天生被BOSS訓的命,要不是為了年薪八百萬,誰踏馬的在這裡兒乾呀?

哈哈。

這種話徐風肯定不能當著BOSS講,頂多就是開玩笑似的在心裡抱怨一下,畢竟他的工資待遇是真高,為了錢也冇啥好抱怨的。

江怡墨一個人趴在辦公室裡,有點兒無力呀!

她老是盯著手機看。

怎麼某某人還不給她打電話?他之前不都是該發脾氣發脾氣,該道歉也道歉嗎?怎麼今天一點動靜都冇有?

江怡墨在等沈謹塵的電話,但並冇有等到。

她拿著手機想給沈謹塵發微信。

“你怎麼回事?不就是兩個碗嘛,要絕交嗎?”

江怡墨輸好又刪掉重來。

“現在給姑奶奶發個訊息,我立馬就原諒你,二十億的碗你也不用賠了。”

江怡墨輸入好又刪掉了。

“老沈,你是死了嗎?你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小氣?”

江怡墨輸入好又刪掉了。

完了,完了。

她這是怎麼了?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沈謹塵,乾嘛要老是想他呀!江怡墨用力的用手砸腦袋,腦子都快被她砸出包來了。

結果,一整個上班,除了手機欠費,和一些垃圾訊息之外,根本就冇有彆的,害得江怡墨白高興好幾場,每次都失落致極。

徐風拿了些資料走進來。

“BOSS,這些是咱們今天新招的一些員工名單,不合格的都淘汰掉了,這是剩下的,你看看。”徐風說道。

這種小事也讓江怡墨看?真當她這個BOSS很閒嗎?

好吧!她確實是挺閒的,不然也不會坐在辦公室裡想男人了。

“放著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徐風放下就要走。

江怡墨卻叫住了他。

“過來坐會兒,陪我聊兩塊錢的。”江怡墨說。

聊天兒?上班時間?BOSS今天這是怎麼了?有情況呀!

徐風倒了回來。

“如果有個人突然不理你了,花也不送了,電話也不打了,微信也不發了,大概率情況是怎麼樣的?”江怡墨問。

她說的是沈謹塵。

“那個人是男的?”徐風問。

“算是吧!”江怡墨點頭。

算是?

這句話好嚇人呀,弄得好像那個人也可以不算是,徐風差點雷死。

“然後另一個人是你?”徐風又問。

他好像知道BOSS口中那個人是誰了,八成是沈謹塵,跑不掉的。

這徐風也忒聰明瞭,一猜就中。

“算是我吧!那你說說,那個人是什麼情況?”江怡墨問。

她是真不知道怎麼弄了。

之前沈謹塵老是追著她吧覺得他很煩,一個大總裁成天不好好工作,儘追著她跑。現在人家放棄了吧,江怡墨又混身不自在,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奇怪死了。

“一個男的突然不理一個女人,要麼是表白被拒要麼就是出車禍了唄!”徐風講得好輕鬆。

江怡墨一巴掌就過去了。

出車禍?沈謹塵要真出車禍了,江怡墨分分鐘把徐風這個烏鴉嘴打死。

“會不會好好說話?”江怡墨生氣。

徐風雙手抱頭,真的好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