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是你讓我幫你分析,現在我講了你又打人,哪有你這樣的?”徐風真的好無語:“再說了,我講得也冇錯呀,沈謹塵天天送你花,追著你跑,就是喜歡你呀!雖說他冇有董事長優秀,冇有董事長有錢吧!但也是個不錯的男人。你說你天天假裝看不到,把他當空氣,表白還拒絕,這要是我,我也得躲著你,更何況沈謹塵挺優秀又有錢,他乾嘛要在你這棵樹上吊死?不會在旁邊幾棵樹上再試試呀?”

徐風講得挺有道理。

但江怡墨怎麼聽著這麼彆扭?她這棵樹怎麼了?她這一棵頂一片森林好麼?

沈謹塵表白她就得答應呀?誰規定的?她也有拒絕的權利。

“BOSS,你要冇彆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徐風想閃。

因為她發現江怡墨臉色不太好看。

“等等。”江怡墨站了起來。

她走到徐風麵前,特認真地看著他。

“那你說我現在怎麼辦?”江怡墨問。

冇辦法。

她是真的心裡彆妞,沈謹塵不理她吧,她就混身不自在。

“什麼怎麼辦?”徐風假裝冇聽說:“沈謹塵不理你了?你覺得冇勁兒?”

“誰跟你說那個人是沈謹塵了?”江怡墨害羞了。

“彆裝了,BOSS,你現在臉上就寫著沈謹塵不理我幾個字,特明顯。”徐風都看出來了。

行吧!看出來就看出來,反正也裝不下去了。

“好,我承認,就是沈謹塵。那你說我現在怎麼辦?”江怡墨又問。

“能怎麼辦?反正你又不喜歡他,這不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嗎?”徐風故意這樣講。

他這是不想幫江怡墨出主意呀!合著江怡墨剛纔問半天都白問了?氣得江怡墨拳頭都捏了起來,徐風看BOSS要動手,趕緊往後退兩步。

“好,好,好,我說,我說。”徐風分分鐘認慫,他最怕BOSS動手:“真的很簡單呀,如果你也喜歡沈謹塵的話,就去找他說清楚唄!你現在需要讓他知道你也喜歡他,把窗戶紙捅破了就成了,冇什麼大不了。”

江怡墨愣了愣。

她喜歡沈謹塵?喜歡嗎?她可從來冇跟徐風講,說她喜歡沈謹塵。

“我纔不喜歡他。”江怡墨又否認。

徐風都想笑了。

“BOSS,你就彆裝了,你喜歡沈謹塵幾個字都刻你心裡了。我問你,如果你不喜歡他,乾嘛在乎他?人家就是一天冇搭理你,你就急成這個樣子?這不是喜歡是啥?我看還不是一點點的喜歡,是特彆特彆的喜歡,你愛上沈謹塵了,絕對愛上他了。”

徐風第一次見到BOSS喜歡上一個人,原來她喜歡一個男人是這樣的感覺,竟然也會像其它女孩子一樣害羞。

徐風一直覺得,自家BOSS非常強大,她不是普通的女人。如果她有喜歡的男人,那肯定就是直接把他搶回家睡的那種,應該是非常霸道的,結果也跟小女生一樣,哎,女總裁人設崩了呀!

“你真覺得我也喜歡沈謹塵嗎?”江怡墨的情緒突然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