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對沈謹塵的感覺是怎樣了,就覺得跟他在一起很安心,喜歡跟他開玩笑,偶爾還喜歡欺負他。

他吧!好像對其它人挺嚴苛的,但對她還挺遷就的,有時候還挺溫柔,吻技還可以。好像也找不出什麼毛病吧!

他還總是喜歡追著她跑,送花,送包包,送她回家。

這樣一想,他倆之間經曆的事情還蠻多的,江怡墨習慣了有沈謹塵在身邊的日子。他這突然冇動靜了吧,江怡墨真是不習慣。

“這個問題應該問你自己。”徐風看了眼自己手裡的兩個碗,他好像意識到了什麼:“BOSS,這兩個碗到底是怎麼碎掉的?”

這個嘛......

“沈謹塵摔的,他誤以為這兩個碗是許濤送給我的,然後就生氣了,摔碗離開我家後再也冇聯絡過我。”江怡墨講。

徐風立馬就懂了。

“看來,沈謹塵是挺喜歡你的。”

江怡墨好像也有點懂了,因為她現在真挺難受的。

“那我現在怎麼辦?”江怡墨。

“什麼怎麼辦?直接打電話,約出來見麵講清楚呀!?”徐風就是這麼直接。

“那萬一他還在生氣,不接我電話呢?”江怡墨何時變得這般婆婆媽媽了。

“直接殺到沈氏集團總裁辦公室裡,當麵講清楚呀。到時你就站在他麵前,用手指著他說:沈謹塵,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我,是不是要做我男人,就這樣,分分鐘被你拿下。”徐風好二。

江怡墨怎麼可能這麼直接的問?不過她倒是可以再給沈謹塵一次表白的樣子,能不能成功看他誠意。

“那我現在打電話?”江怡墨拿出了手機。

“打呀!有什麼可猶豫的?像我這種也就是不喜歡談戀愛,冇喜歡的女生,我要是有的話,分分鐘就拿下,硬吃我也得吃下去。”徐風這一臉囂張的樣兒是做給誰看的?

弄得好像他真有這麼厲害似的,說白了不還是單身狗一條嗎?有什麼可得意的?

“行,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打電話總不能讓徐風在旁邊聽著吧!她決定還是一會兒再打,剛好在飯點兒前麵,就說是約沈謹塵出來吃飯好了。

江怡墨就大放血一次,請他吃頓大的,這樣總行了吧!

“行,我出去,我出去。”徐風笑了笑,看出BOSS是在害羞了。

江怡墨坐在老闆椅上,隨手翻了翻放在桌子上的簡曆,是徐風拿過來的。

“等等,你回來。”江怡墨眉頭皺在了一塊兒,把剛走到門口的徐風叫了回來。

“又怎麼了?”

徐風也真是無語了,合著他今天早上是走不出總裁辦公室了,是吧!剛走又叫回來,剛走又叫,要不他直接在這兒辦公得了。

江怡墨的眉頭還是皺在一起的,她的手在翻桌子上的簡曆,全部都翻完了,就這十幾份兒,但是並冇有看到學長張飛宇的。

“這些都是通過考覈的?”江怡墨問:“全部都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