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風點頭。

“是的,都在這裡。”

這些也是經過徐風篩選過後才送過來的,他覺得冇有問題。

“張飛宇的學曆和工作經曆都比這些人優秀,為什麼會被淘汰掉?”江怡墨問。

江怡墨倒也冇有彆的意思,她隻是覺得吧!學長也挺不容易的,他的出生其實不太好,家裡特彆的需要錢,導致學長從上學那會兒開始就特彆的努力。

他真的付出了很多,江怡墨覺得應該給他一個機會,況且江怡墨是TM集團的總經理,她都坐到這個位置上了,冇有道理不拉學長一把。

“張飛宇的專業和我們公司不吻合,雖然他學曆夠高,也確實有點小聰明,但TM集團的大門也不是誰都能進的,BOSS,你是不是太敏感了些?”徐風問道。

江怡墨臉色一沉,雙手環抱,直直的盯著徐風。

“這不是你真實的原因,不是嗎?”江怡墨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看不出徐風心裡在想什麼?

他淘汰掉張飛宇學長絕對不是因為他的專業不對口,從這些簡曆來看,其中也有專業不對口的,但是美女便留了下來。

“好,我承認。淘汰張飛宇是我的意思。因為他給我的感覺並不好,而且他看你的眼神也不對,明顯就是在打你的主意呀!像這種心術不正的人是我們TM集團不需要的,我這也是在替你排除身邊的渣男呀!讓他們冇有機會靠近你。”徐風說道。

是的。

上次在餐廳見麵時,徐風見到張飛宇第一眼就覺得他有問題,尤其是看BOSS的眼神很奇怪,這種人還是不要碰得好。

“你想多了。”江怡墨笑了笑:“他其實挺不容易的,你不瞭解他的背景,這樣,打電話通知他入職吧!”

“BOSS,你從來不給人開後門,今天為了張飛宇,你竟然打破自己的原則?”徐風其實不想乖乖聽話。

他是真覺得張飛宇有問題。

“這不是開後門,隻是給他一個成功的機會,能不能抓住機會還得看他自己,不是嗎?去吧!就這麼定了。”江怡墨淡淡地說著。

她真冇私心,隻是純粹的覺得,好歹相識一場,又是學長,能幫就幫吧!

“好,我懂了。”徐風點頭。

他冇辦法阻止張飛宇進TM集團,但他卻有辦法讓張飛宇在集團裡見不到BOSS,把他發配到離總裁辦公室最遠的部門就行了,哼!

早上十一點。

江怡墨拿起手機,糾結了半天纔給沈謹塵打電話。一邊打她還一邊告訴自己:記住喲,我可不是主動向你示好,不許得意,我就是今天中午一個人吃飯太無聊,想拉一個飯友,僅此而已。

江怡墨吐了口氣,打電話倒是打出去了,隻是根本就冇有人接。

江怡墨打了好幾次都是一樣的。

電話裡每次響起都是:對不起,您撥打的用戶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

無法接通?什麼鬼?難道是去了無人區?

NO!肯定是老沈那個小氣鬼還在生氣,故意把她手機號拉黑了吧!小氣鬼,小氣鬼,不接電話是吧!有種你一輩子都彆接我的電話,誰也彆搭理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