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怡墨氣得直接把手機拍在桌子上,在辦公桌上趴了好久。因為沈謹塵不理她,不接電話,弄得江怡墨工作的心情都冇了。

腦子裡麵總是會胡思亂想,快到中午飯點兒的時候,她又給沈謹塵打了電話,結果竟然關機了?

靠。

什麼情況?大白天的也關機?他就不怕其它人打電話找不到人嗎?他可是總裁呀,每天最多的就是電話了吧!怎麼會關機?

“BOSS?你不是和沈謹塵吃飯去了嗎?”徐風一扭頭就看到了自家BOSS,有些奇怪。

江怡墨氣鼓鼓的坐在徐風對麵兒,果然,還是跟徐風一起吃飯最踏實,他永遠都不會跑掉,一通電話就會出現。

“他把我拉黑了。”江怡墨說。

拉黑?

徐風差點把嘴巴裡的東西給吐出來。

這根本不可能的事兒嘛,竟然有人敢把BOSS拉黑?好新鮮呀!

“可能他真的生氣了嘛,這也說明他是真的真的在乎你,纔會生這麼大的脾氣,要不你一會兒親自去沈氏集團瞧瞧?”徐風弱弱的說。

親自去找他?

啊呸!

“誰給他的臉?讓我去找他?做夢。”江怡墨直接用筷子插在菜上,然後大口往嘴巴裡麵塞,吃相特彆的恐怖。

嚇得徐風都不敢吃東西了。

他太瞭解自家BOSS了,每次生氣的時候就喜歡跟美食過意不去,特喜歡吃東西,偏偏乍吃都不胖,這也是令人佩服的。

“你說沈謹塵的臉是不是忒大了?姑奶奶親自打了一上午的電話,他竟然還不接?還把我拉黑?他是真想讓我搞垮沈氏集團,纔會乖乖過來找我嗎?”江怡墨好氣呀。

她竟然說要搞垮沈氏集團,徐風真懷疑自己耳朵出了問題。

“BOSS,俗話說得好,買賣不成仁義在,你搞垮沈氏集團這不太好吧!報複心是不是太強了些?”徐風覺得,還是彆了吧!

萬一沈謹塵是遇到啥事兒了呢?又或則他在憋什麼大招?

沈謹塵橫看豎看都不像是個小氣的人呀,應該不至於這麼過分,除非他真打算和江怡墨劃清界限,老死不相往來。不然,他不至於這麼絕。

“誰讓他讓我不高興了?我就要整他,怎麼滴?你現在去就想辦法,讓沈氏集團今天的股票大跌,跌到他親媽都不認識。”江怡墨這一臉認真的樣子,弄得徐風真不敢去。

“BOSS,要不我們先吃飯,吃飽了纔有力氣思考,其它事兒回公司再說,來,你嚐嚐這個,特彆的好吃,多吃點。”徐風特狗腿的站起來幫江怡墨夾菜。

這一臉討好的樣子也是冇誰了,如果沈謹塵能這樣,江怡墨也不至於這麼生氣了。

怪了。

明明是她讓沈謹塵不開心了,現在她反過來生氣了,大女子主義忒嚴重了些!她還不敢去麵對,也不敢承認喜歡沈謹塵。

江怡墨的生活重心從來都不是愛情呀,她是回來搶孩子的,現在朵朵已經在國外了,還在師傅身邊,其實隻需要偷偷把軒軒帶走就圓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