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謝你。”江怡墨先掛了電話。

向陽收起手機,他也重重的吐了口氣。撒謊的滋味確實不好受。

“聽到了嗎?江怡墨很關心你,知道你出事兒了,她是第一個站出來的,接下來你就等著美女救英雄,然後抱得美人歸吧!如果順利的話,今天晚上回去你倆就能在臥室裡嗨起來,明年就可以生孩子了。”向陽還在開玩笑。

不過這個玩笑沈謹塵很喜歡,他也是這樣想的,啊哈哈哈。

“最好是這樣。”沈謹塵說。

“對了,什麼時候給小墨打電話,說你被綁架的事兒?”向陽看了眼站在旁邊的綁架,是一個獨眼龍。

早就準備好了。

“再等等,現在打電話還早。既然是做戲就得做全套,小墨很聰明,想要騙過她不容易。等她真的急了,翻遍F國後再打電話。”沈謹塵說道。

“老沈,我發現你真狠,對自己的女人也這麼毒,你說江怡墨知道你這麼對付她,以後能放過你嗎?”向陽都心虛了。

這麼大的騙局,換成是誰都會生氣。

“這是你的主意。”沈謹塵特認真地看著向陽,他這是要甩鍋。

“喂,你不能妥協責任,我頂多算你的軍師,你纔是主帥。”向陽不接這個鍋,這個鍋他也背不起。

“那就隻能等生米煮成熟飯嘍!”沈謹塵淺淺一笑,他就是這麼想的。

“老沈,你的思想太給邪惡了。”向陽表示很無語。

“是你冇有喜歡的人,等你有了,就懂了。”沈謹塵的話其實有理。

哪個男人不想睡喜歡的女人?正常反應嘛,再說,他又不是睡了不負責,他這是要給小墨一個美好的未來。

沈謹塵家裡。

江怡墨把所有的保鏢全部派了出去,全城低調的搜尋沈謹塵的蹤跡,不可以打草驚蛇。

不僅如此。

江怡墨還動用了自己的人際網,以最大限度的去找人,能做的都做了。如果還是找不到沈謹塵的話......江怡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姨,你說爹地會有事嗎?”軒軒好怕。

“不會。”

江怡墨抱著軒軒。

她相信,相信沈謹塵不是個短命鬼,他肯定比誰都活得久。

“可是我好怕,好怕爹地會離開我。”軒軒依在江怡墨懷裡,他是真的在害怕。

“不會,我們會找到他的,相信我。”江怡墨說。

她是在安慰軒軒,其實小墨現在也很慌,她抱軒軒的手在發抖,特彆的明顯。

“姨,如果我們可以找到爹地,等他回來後,你能答應做爹地的女朋友嗎?”軒軒抬頭,特彆認真地看著江怡墨。

軒軒知道,昨天晚上爹地特彆著急的出門是因為他去找姨了,知道姨去參加同學聚會。他還知道,爹地找向陽叔叔喝酒也是因為不開心,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爹地喜歡姨開始的。

“軒軒,我......”江怡墨不知道怎麼回答。

“姨,難道你不喜歡爹地嗎?”軒軒問。

軒軒這個問題倒是把江怡墨給問住了,她其實並不想去談感情的事情,覺得戀愛就是個狗屁,一個人活著多灑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