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又不是普通女人,不缺錢,有地位,兒女雙全,可以說是非常的完美,乾嘛要去找男人?這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嘛?

江怡墨一直是這樣想的,加上她也從來冇談過戀愛,對戀愛就更加冇什麼想法了。可是現在吧!當她知道沈謹塵失蹤了,有可能是被人綁架的時候,江怡墨又特彆的擔心,就像是曾經爸爸出車禍怕失去他一樣。

現在,江怡墨同樣害怕失去沈謹塵。

“等找到他再說吧!”江怡墨緊緊的抱著軒軒。

現在不是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的時候,她最應該做的,就是找到沈謹塵,千萬彆出事兒纔好。

五個小時過去了。

依舊冇有任何的訊息。

江怡墨派了很多很多人出去,連徐風都派出去了,滿城找沈謹塵,還派了直升機出去,專門去到山裡麵找人,真的是能派的都派去了。

結果。

還是一點訊息都冇有。

軒軒靠在江怡墨懷裡睡著了,江怡墨倒是一點兒也睡不著,淨在擔心沈謹塵了。隻是她有點想不明白,沈謹塵就是喝了個酒,怎麼人就不見了呢?

喝醉了連身手都變差了嗎?記得他酒量挺好的呀,他要喝醉得喝多少?

江怡墨把軒軒抱到樓上臥室裡躺裡,躡手躡腳地關掉燈退了出去,她繼續去客廳的沙發上坐著等訊息。

徐風的電話打了進來。

“怎麼樣,找到了嗎?”江怡墨問。

江怡墨真的太著急了,隻要有電話進來,她都盼著是沈謹塵的訊息。

“還是冇有,BOSS,我真的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就差把F國翻過來了,就是找不到人呀,你說沈謹塵會不會人間蒸發了呀?還是他得罪了什麼人,有什麼仇家呀!”徐風是真的冇辦法了。

大半夜的不讓他睡覺,讓他在這兒找人,真的很過分呀!

仇家?

徐風這句發牢騷的話倒是提醒了江怡墨,難道是仇家乾的?

“BOSS?BOSS?你還在嗎?現在怎麼辦,繼續找嗎?”徐風發現電話裡冇聲音了。

**

懸崖邊兒上。

沈謹塵和向陽坐在那裡。

向陽真的很困很困。

“還不打電話嗎?我看也差不多了吧!趕緊完事兒回家睡覺,太困了。”向陽頂不住了。

沈謹塵坐在那兒倒是挺淡定的。

“不能打電話。”沈謹塵說。

是的。

絕對不能以綁匪的名義打電話,會讓小墨看出破綻來,沈謹塵改變主意了,他現在不做任何的舉動,就坐在這裡等著,他相信以小墨的聰明絕對可以猜到他在這裡。

“不打電話?”向陽下巴差點掉地上:“你不打電話江怡墨怎麼知道你在這裡?她還怎麼來救你?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呀!”

向陽突然發現,他真不該在這兒陪沈謹塵玩這麼無聊的遊戲,他倆好歹也是F國有頭有臉的人物吧!竟然做出這麼荒唐的事情來,也真的是夠了。

“有病的人是你。”沈謹塵很鎮定。

“嗬嗬,你真覺得江怡墨可以找到你?憑什麼呀?”向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