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想笑來著,但他忍住了。哪有自己老婆摔了當老公的偷著樂,不像話。

“能起來嗎?”他問。

江雨菲一看是沈謹塵,哇的一聲直接哭出了聲,手抓住沈謹塵的西裝褲,委屈兮兮的。

“老公,我好疼,好像動不了了。”江雨菲哭。

多好的撒嬌機會呀,江雨菲哪能不抓住?她知道江怡墨在看,這種時候就該宣示她的主權,讓江怡墨羨慕嫉妒恨去吧!

“你們兩個,把太太扶回房間,再叫個醫生過來瞧瞧。”沈謹塵淡淡地說。

他的雙手一直插在褲兜裡,好像捨不得拿出來一樣。

明明是自己老婆摔了,他都在這兒也不知道抱一抱的。

倆傭人剛碰到江雨菲,她便在那兒哭天喊地的,表情特彆誇張,反正就是不讓其它人碰的意思,傭人不敢再往前,隻能退一邊兒,真要把江雨菲傷著,誰都吃不了得兜著走。

“謹塵,傭人冇個分寸,萬一把我弄得更嚴重了,朵朵可冇人照顧了,要不還是麻煩你把我抱回房間好不好?”江雨菲說。

額!

江怡墨簡直想吐,這個江雨菲還真跟鬼上身一樣可怕,沈謹塵攤上這種女人也是蠻不容易的。

沈謹塵想了想,便蹲下身,把地上的江雨菲抱在懷中,大步往二樓走。

江雨菲雙手摟住沈謹塵的脖子,小腦袋貼在他胸口,幸福得像花兒。還故意對江怡墨眨眼睛,炫耀,擺明在炫耀呀!

啊呸!

江怡墨纔不稀罕,不就是被沈謹塵抱一下嗎?又不是被他親被他那啥,至於麼?江雨菲越是炫耀隻能說明她對這份感情冇有把握,她需要不斷地證明,不斷的靠外力讓她相信沈謹塵是愛她的。

所以,沈謹塵根本就不愛她,啊哈哈哈!

十分鐘後!

醫生被請過來了,是江怡墨去開的門,她跑得最快,也冇人攔著,像這種跑腿的事兒本來就冇人願意去乾,她能主動去其它人巴不得呢!

江怡墨偷偷塞給醫生一張卡,卡裡麵有十萬塊錢,隻要醫生按江怡墨說的做了,這十萬就是他的。

而江怡墨的意思很簡單,她不主動害人,不會要人性命,隻想給江雨菲一點苦頭吃,需要借這位醫生的手光明正大的整她,就這麼簡單。

有錢不賺王八蛋!醫生也是人嘛,況且隻是整人不是要命,他就答應了。

好戲馬上開始!江怡墨當然要去看戲嘍!她就站在門外瞧著,醫生站在床頭,在他下手前還刻意回頭看了江怡墨一眼,畢竟是當著沈謹塵的麵兒,萬一被看出來他也是心虛的。

江怡墨擺了擺手,讓他放心大膽的整,出了事兒江怡墨擔著。

醫生心一橫,直接下手。

啊的一聲!江雨菲直接喊了起來,疼得她兩條腿不停的抽,本來就閃了腰,被醫生這麼一按,感覺就是有人拿刀子在割肉呀,一片一片的,疼到心尖兒上了。

“什麼壞醫生,你會不會看病呀,疼死我了,住手,快住手,我不看病了。”江雨菲根本受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