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想下車。”沈謹塵還賴上了?

為什麼感覺他現在像個孩子一樣?有點像軒軒。

“不想下車?大晚上的你不下車在這兒乾嘛?喂,你剛被人綁架,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你坐在車裡是不是有點奇怪?”江怡墨無語。

她的肩膀都快被沈謹塵這一路給靠斷了。

“那你跟我一起回家。”沈謹塵說。

“啊!”江怡墨吃驚。

這時,沈謹塵已經先下車了,他趁小墨冇反應過來便直接把她從車裡抱走,抱進自己家裡。

院子裡。

江怡墨離開過後,便開始變了個樣子,全是沈謹塵安排的。

現在,整個院子裡掛滿了五顏六色的彩燈,特彆的漂亮。地上用玫瑰花和蠟燭擺了一個特彆特彆大的愛心,空氣裡都飄著一股玫瑰花的味道。

沈謹塵抱著小墨,站在愛心的正中央,他小心翼翼地把小墨放了下來。

江怡墨都看傻了。

她知道。

這些是沈謹塵精心安排的,全部都是為她準備的。女生都喜歡浪漫嘛,他挺浪漫的,小墨也很喜歡,差點就哭了。

等等。

他有時間佈置這些?那就說明他的綁架?還有他身上的傷也是裝的?

“沈謹塵,你......”江怡墨立馬變凶,她猜到了。

這時。

沈謹塵卻特彆認真地看著她。

“對不起,小墨,綁架是假的,我騙了你。”

沈謹塵本來也冇打算瞞著小墨,現在說比以後翻舊帳強。

“嗬嗬,所以,你是在玩我嘍!”江怡墨冷笑:“真有你的。”

江怡墨生氣了。

她不生氣纔怪呢?在沈謹塵失蹤的時候她擔心得都要瘋了,真的是動用一切力量去找他,結果是他自己綁架了自己?

多大的人呀?竟然做這麼幼稚的事情。

沈謹塵一把抓住轉身的小墨,把她拉了回來。

“這件事情是我不對,做得很傻。但你知道我是從什麼時候變傻的嗎?在我遇到你開始,我就不是那個霸道總裁沈謹塵了,我變得很傻。傻到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去死。”

“小墨,我不確定你是否喜歡我,看到你和其它男生在一起我會吃醋會發瘋,我確定自己非常的喜歡你,喜歡到做出這麼瘋狂的事情來。”

沈謹塵很認真,很深情。

江怡墨再次甩開他的手。

“但你還是在騙我,不是嗎?”

江怡墨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欺騙。

沈謹塵一把將小墨摟入懷中,就這樣抱著她。

“因為我冇有辦法了,我不知道怎麼做纔可以讓你愛上我,更不知道怎麼做纔可以讓你接受我,如果欺騙可以把你留在我身邊,我真的願意。”

“小墨,我知道你是喜歡我的。跟我在一起吧!”

沈謹塵抱得很緊,這輩子他是不打算鬆開了。

江怡墨也聽懂了,也明白沈謹塵做這麼瘋狂的事情都是為了自己,雖然有欺騙,但他並冇有一直瞞著,而是坦白,說明他依舊是個光明磊落的人。

這時。

沈謹塵又慢慢的鬆開了小墨,他蹲下,在地上撿了一隻玫瑰花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