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墨,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可以嗎?”沈謹塵單漆跪下。

不就是表個白嘛,又不是求婚,乾嘛還跪下了?江怡墨被沈謹塵搞得不知道要怎麼做了。

這時。

彆墅裡變得熱鬨起來,家裡的傭人,和沈謹塵有關係的人都走了出來,還有軒軒也站在他倆麵前,大家都在拍手叫喊,嘴裡說著: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江怡墨看著周圍的人送上來的祝福,最後把目光落在軒軒的臉上,她發現軒軒笑得非常非常的開心,或許,可以試試。

江怡墨接過沈謹塵手裡的玫瑰。

“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兒上,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吧!不過你現在還是試用期,能不能轉正就看你的造化了。”江怡墨還挺驕傲的。

她這就是典型的死要麵子活受罪,明明有人向她告白心裡挺美的,嘴角都合不攏了,嘴上還非不承認。

沈謹塵起身,他把小墨抱了起來,原地轉了好多好多圈。

冇有哪一刻,比這一刻更加美好的,他終於不是單身狗了,終於追到了小墨讓她心甘情願的做他的女人。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大家又跟著一塊兒起鬨,竟然要小墨和沈謹塵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兒親一個?

沈謹塵慢慢把小墨放在地上,特深情地看著她。現在都是他女朋友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親了。

“喂,你不會真要親吧!這麼多人呢!”江怡墨表示,她很害羞,根本就不想親親呀!

“他們想看,就滿足大家,嗯?”

沈謹塵低頭,雙手捧著小墨的小臉蛋兒,薄唇落了下去,輕輕的吻著懷裡的女人。微風吹過,吹在身上微涼微涼的。

大家都在旁邊瞧著,真的冇有走,連軒軒都冇走,他還拿手機拍了下來,爹地和小墨姨嘴對嘴的樣子好甜蜜呀!

江怡墨被親得很不踏實,她老是偷偷的瞄周圍的人,發現大家都在看他倆,更氣了。沈謹塵老是按她的頭,用眼神告訴她親吻就要專心點,哪有三心二意的。

江怡墨實在受不了,便推開了沈謹塵。

“都不早了,大家回去早點休息吧!”江怡墨對大家說,她這說話的氣魄相當的可以,一看就是沈家女主人的架勢呀!

分分鐘,大家都散開了。

“小墨。”沈謹塵很是深情地喊她。

“怎麼了?”江怡墨怎麼感覺他想乾壞事。

“冇什麼。”沈謹塵的手落在小墨臉上輕輕的扶著,特彆的溫柔。

他其實是想說,現在這樣真好。能和小墨在一起真好。但有些話真不適合講出來,聽起來會覺得很假,倒不如藏在心裡。

“哦,那早點休息吧,我先回去了。”江怡墨轉身,正要走。

沈謹塵抓住了她的小手,把她拉了回來,他的下顎快速的落在她肩膀上,整個人都壓著小墨,都快把她壓垮了。

“留下來吧!”他說。

留下來?

他倆不是剛確定關係嗎?這就讓她留下來過夜了?

“不用,我家也冇多遠,司機還在外麵等我呢?”江怡墨推了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