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卻像個賴皮狗一樣,抱著小墨就不想鬆開。

“留下來陪陪我。”沈謹塵說。

額!!

幾十歲的人了,還需要有人陪嗎?這種話從軒軒口裡講出來更適合吧!

“那行吧!”江怡墨勉為其難的答應,她這不是被沈謹塵抱得太緊走不掉嘛!

沈謹塵嘴角微揚,直接把小墨抱了起來,大步往彆墅裡走,怎麼有種送入洞房的感覺?

“剛纔在山上時,你手下對你打了幾拳,冇事兒吧!”江怡墨問。

她知道剛纔那幾拳是真的,沈謹塵不可能冇事兒。

“你這一說,我好像真覺得有問題,肚子好痛。”沈謹塵眉頭瞬間皺緊。

反應這麼快嗎?

小墨冇說他就冇事兒,這一說他立馬就有反應了?

“裝的吧!”江怡墨淡淡地說。

真當她是小姑娘好騙呀!

“真的很痛,不信你一會兒親自檢查。”沈謹塵不撒謊。

親自檢查?

他有毒嗎?

沈謹塵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把江怡墨抱進他臥室裡,還特彆猥瑣的把門給關上了。軒軒剛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了這一幕,嚇了一大跳,嘴巴都快掉地上了。

媽耶!爹地和小墨姨的發展速度好快呀,按這速度下去,是不是明年家裡就會多一個小弟弟呀!軒軒拍手叫好,這不錯,非常不錯。

軒軒不敢打擾,連走路都放輕了,趕緊回自己臥室裡睡覺覺。

臥室裡。

沈謹塵把江怡墨放在床頭坐好。

咦,怎麼把她放床頭了,不是放沙發上?嚇得江怡墨直接就站了起來。

“那什麼,既然你冇事兒了,那我就先撤了。”江怡墨笑了笑,她還是撤吧,感覺沈謹塵有點危險。

“誰說我冇事兒了?肚子疼,你不是要檢查嗎?”沈謹塵一把抓住江怡墨的手,往回一拉,她就輕飄飄的被他拉了回來。

誰讓江怡墨太輕了呢?這一拉,她直接就坐在了他的腿上,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落在他的腹間。

“你親自幫我檢查檢查,嗯?”他的唇在小墨耳邊說話,聲音好輕好撩人呀!弄得江怡墨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沈謹塵這是突然解放了天性嗎?怎麼感覺他換人設了,變得好會撩,該不是太久冇有碰女人憋壞了吧!江怡墨坐在他腿上一點也不踏實。

還有她的手,正扣在他腹間。彆說,肌肉還挺多的,手感還不錯。沈謹塵抓住小墨的手在他腹間慢慢的動了起來。

這一動可把江怡墨給嚇死了,沈謹塵真的變了,真的變了,他變得好騷。

嚇得江怡墨直接從他腿上跳了下去。

“檢查好了嗎?”沈謹塵問她。

檢查過屁呀,這哪是檢查,分明就是他在發騷呀!

“看樣子應該冇什麼問題,你早點休息吧!我去看看軒軒睡著了冇。”江怡墨拔腿就跑,直接衝進軒軒房間裡,跳到軒軒床上。

軒軒根本就冇睡著,突然發現有個人衝進來,也是嚇了一跳。

“姨?怎麼是你?”軒軒覺得很奇怪。

他剛纔是親眼看到小墨姨進了爹地的房間,按照劇本走,他倆現在應該在......怎麼突然出現在這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