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介意我跟你睡吧!”江怡墨說。

那肯定是不介意的。

“但是我的床小。”軒軒想了想又說:“爹地房間的床挺大的。”

額!

江怡墨瞬間覺得現在連軒軒也被沈謹塵帶壞了,小孩子家家的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

“姨就喜歡跟你睡,快睡覺。”江怡墨立馬閉上眼睛。

軒軒笑了笑。

“姨,是爹地剛纔欺負你了嗎?”軒軒問。

欺負?

當然是欺負了呀,剛纔沈謹塵騷得要死,江怡墨混身都不自在。

“哪有?他敢欺負我嗎?”江怡墨死不承認。

“是嗎?那我怎麼感覺你是從爹地房間逃出來的?還有,你臉好紅。”軒軒故作一本正經地問,其實他在偷樂,特好奇姨要怎麼敷衍過去。

臉紅?

有嗎?江怡墨怎麼不覺得呢?

“燈都冇有開,你怎麼就知道我臉紅了?小孩子家家的懂什麼?趕緊睡覺,明天早上我可不叫你起床,上學遲到活該。”江怡墨分明就是害羞了。

“我從來不會睡過頭的。”軒軒上學從來都不會遲到。

“快睡,話真多。”江怡墨頭一次覺得軒軒很煩,因為他的問題真的超多。

小小年紀就這麼大卦,以後長大了那還得了?還以為軒軒是個小暖男,冇想到是個小八卦,江怡墨簡直服氣了。

不過嘛。

這個晚上,小墨睡得還是挺好的,她和軒軒睡在一起,這是她的親兒子呀,如果當年不是江雨菲抱走了孩子,軒軒和朵朵肯定可以一直在小墨身邊長大,他們的感情得有多好?

不過換句放講,如果當年冇有江雨菲的陷害,江怡墨也不會生下朵朵和軒軒,那她跟沈謹塵就真是八杆子打不著了,後麵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所謂是有因就有果,萬物皆有因果。

清晨!

江怡墨果然是不負重望,她睡過頭了。醒來時,早已日上三竿,軒軒也不見了,肯定是去上學了。

小墨趕緊換好穿好鞋子下樓,經過廚房時便看到一個特彆高大的身影在廚房裡轉來轉去的,不用說也知道是沈謹塵。

九點了還不去上班,竟然在廚房裡轉,他這還是大總裁的人設嗎?江怡墨笑眯眯的走了過去。

“這種事情讓傭人去做就好了,你乾嘛自己來呀!”江怡墨懶散的依靠在門上,重心全在右腿上,左腿輕輕的抖著,很悠閒。

“醒了。”沈謹塵的聲音很溫柔。

他是真的變了。自從昨天晚上和小墨確定了關係開始,他就變得和以前不一樣了,他覺得以後都會和小墨在一起,他想對小墨特彆特彆的好。

但他又不知道怎麼哄小墨開心,所以就從給她**心早餐開始。從他煎的這個雞蛋就看得出來,連煎一個雞蛋都是愛你的樣子。

“嗯。”江怡墨點頭,繼續依在門上,看著沈謹塵在廚房裡忙綠的樣子,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印在了她的腦海裡。

彆說。

他這個樣子還挺帥的。果然,男人還是得有點特長呀,哪怕是會做飯也很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