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回頭。

正好看到小墨盯著自己看,他非常的驕傲,覺得小墨肯定是被他的美色迷住了,不哪怎麼可能眼珠子都不會轉了呢?

“過來。”沈謹塵輕聲地說。

他和小墨說話是越來越溫柔了。

“我不要,這兒就挺好。”江怡墨搖頭。

她要和沈謹塵保持恰當的距離,不能離得太近了,會很冇有安全感。主要這傢夥人設早就崩了,現在成了一個典型的悶騷男,江怡墨不可能把自己送到他手裡去。

“讓你過來就過來。”沈謹塵又說。

語氣比剛纔重了一些。

江怡墨無語。

“你做個早餐怎麼這麼複雜?你要不想做就讓傭人去弄。”江怡墨發著牢騷走了過去,剛站到沈謹塵身後,便看到他兩隻手從前方伸了過來。

沈謹塵反手抓住小墨的手,把她的雙手落在他的腰上。小墨有些緊張,她不太願意離沈謹塵太近了,總感覺這傢夥腦子裡儘想些不健康的事兒。

她的雙手雖然已經放在沈謹塵的腰上,但她的身體卻是和他的後背保持了距離。這樣的距離讓沈謹塵非常的不滿意,他便抓住小墨的手往前一拉,江怡墨整個撞在了他的背上,來了一個特彆親密的接觸。

這個動作可是把江怡墨嚇了一大跳,她真的冇有想到沈謹塵大清早的騷成這樣,他不就是做個飯嘛,還要讓她在後麵抱著他?

無聊不無聊呀!

江怡墨特彆不習慣這個樣子,她趁沈謹塵剛把手拿開,正準備閃人。結果手一動就被沈謹塵發現了,他一把將小墨的手按在他的腰間。

“在我早餐冇有做好之前,你哪也不許去。”沈謹塵霸道地說著。

其實,他隻是想和小墨多一些相處的時間。

畢竟,平時這樣共處的機會真的很少,他做飯,小墨在旁邊瞧著,抱著他像戀人一樣,他做出來的早餐也會比平時香很多。

“你真的很無聊。”江怡墨趴在沈謹塵背上直翻白眼兒。

他確實很無聊呀!一個大男人,大清早起來就要跟她膩在一起,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這要是天天這樣還不得把江怡墨噁心死?

小墨現在超想恢複單身,談戀愛太可怕了。

“你就當我無聊吧!”沈謹塵是挺無聊的,但他臉上的笑卻比平時多了許多。

江怡墨也是反抗了,反正大清早的她也有些站不穩,昨天晚上折騰一晚,到處找人,換成誰都會累的。

她索性就把沈謹塵當成一座靠山,臉貼在他背上眯一會兒好了。

彆說,這傢夥身材還真可以,混身都是肌肉呀,就連臉貼在他背上都能感受到那一塊一塊的肌肉,他正在做飯,時不時的動一下,那種感覺就更加的明顯了。

沈謹塵非常滿意小墨抱他的樣子,以及她把他當成靠山,靠在他背上的樣子。他繼續做早餐,江小墨眯著眯著還真睡著了,直到她......

沈謹塵剛把早餐做好,本想叫小墨起來,結果他發現靠在背上的她一動不動的,兩隻手也冇有剛纔抓得緊了,身體更比剛纔放鬆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