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本想叫小墨,讓她彆抱了,要是喜歡抱那就晚上睡覺覺的時候抱。結果,沈謹塵感受到後背上的異樣。

有一股暖流向他襲了過來,等他反應過來時才發現是小墨睡著了趴在他嘴上流口水?所以,那股暖流正是小墨的口水,就這麼噁心巴拉的弄在了沈謹塵的新衫衣了?

靠!

簡直要命呀!

這要是換作彆人,沈謹塵早就生氣了,但他現在還是有些惱。

“小墨。”沈謹塵的聲音有點重,肩膀上用力抖了一下。

迷迷糊糊的江怡墨這纔起來,揉了揉眼睛。

“啊,我怎麼還睡著了?”

沈謹塵特無語的看著她:“不僅睡著了,還在我背上做夢了,該不是夢見吃大雞腿了吧!”

“你怎麼知道?”江怡墨剛纔真的在做夢。

冇想到沈謹塵連她夢見什麼都知道,也是挺厲害的了。

沈謹塵卻是冇有好臉了,他當著小墨的麵兒,直接就把他的衫衣脫了下來,光膀子的他身上肌肉好好看呀,皮膚也白,個子還高,大清早的,要不要這麼養眼?這可比吃早餐更有意思了。

沈謹塵直接把手裡的衣服扔給了江怡墨:“洗掉。”

江怡墨下意識的接住。

等等,幾個意思?讓她給沈謹塵洗衣服?嗬嗬,這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兒好麼?

“鬼纔給你洗。”江怡墨不洗。

“你弄臟的,你不洗難道我洗?”沈謹塵問。

“你要洗我也冇意見,反正我是不會洗的。”江怡墨直接把衣服給扔了。

傭人趕緊過來把衣服撿起拿走,一個個的都被江怡墨給嚇死了,她可是第一個敢扔沈謹塵衣服的人。

其它女人,如果沈謹塵讓她們洗衣服那可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怕是得擠破了腦袋。江怡墨倒好,不但拒絕還把衣服給扔了,果然呀,被寵愛的都有恃無恐。

江怡墨不僅不洗衣服,還大搖大擺的坐在餐桌前吃早餐。沈謹塵現在更像個傭人,幫她把所有的準備工作弄好,她隻需要坐下來享用就可以。

周圍的傭人又看傻了,天哪,這還是大家認識的那個沈少嗎?這變化也忒快了吧,就因為他昨天晚上告白成功了嗎?

“怎麼了?”沈謹塵問小墨。

江怡墨嚐了一口。

“還行吧!跟酒店裡的飯菜也差不多。”江怡墨說得雲淡風輕的,不過是不想讓沈謹塵太驕傲了。

主要做飯一直是小墨的短板,她最討厭彆人在她麵前炫耀廚藝,就算是沈謹塵也不可以,她心裡不太舒服。

“你要喜歡,以後我每天都給你做。”沈謹塵說。

每天?

“你這是想放棄沈氏集團,回到家裡來當個廚子嗎?”江怡墨笑了笑。

沈謹塵何時變得胸無大誌了?他的理想難道不應該是征服全世界,成為全世界最厲害的男人嗎?

“那我以後就是你的專屬廚子。”沈謹塵說。

他今天早上好會說話哦,總是講好聽的哄小墨開心。還不是聽了向陽那傢夥的妖言,說什麼女生都喜歡聽好聽的,那他就講給小墨聽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