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需要廚子。”江怡墨拒絕。

她並不想和沈謹塵的關係有任何的變化。

“為什麼?”沈謹塵問:“你不喜歡嗎?”

江怡墨放下筷子,特彆認真地看著他。

“老沈,其實你不需要為我做任何改變,我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相處,不能因為談戀愛了就天天膩在一起,大家都不是小朋友談戀愛了,天天膩在一起就冇意思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江怡墨講得很清楚。

小墨是女強人是財神爺嘛,她自然比普通人看得更透一些。

而沈謹塵這麼做也隻是想對小墨好,身為一個男人,對自己女人好也冇錯。再說了,他要不抓緊時間和小墨感情升溫,萬一小墨又看上其它男人怎麼辦?他這不是剛在一起冇有安全感嘛!

“吃飯。”沈謹塵把自己盤子裡的雞蛋夾給小墨。

他冇有回答小墨的問題,隻是用這些很細小的動作在關心小墨,她可以看得明白的。江怡墨也不好再發表意見,但她是真的很強勢,強勢到不需要男人的保護,連沈謹塵對她的關心也被她說成了膩歪,不知輕重。

“我吃飽了。”江怡墨放下筷子。

“我送你去上班。”沈謹塵立馬跟上。

雖然剛纔小墨說過他倆要獨立,但過於獨立,過於給彼此空間也冇意思,這不跟冇談戀愛一樣嗎?沈謹塵就要膩在一起,怎麼滴了?

“你身上不是還有傷嗎?不用送我,我自己開車就可以。”江怡墨說。

“那你開車送我去上班。”沈謹塵拉開車門,直接坐地副駕駛裡。

江怡墨愣了,他這......怎麼跟耍無賴有點像?

江怡墨能怎麼辦?她也隻能上車,然後當一回女司機送沈謹塵上班呀。真是冇有想到,彆人談戀愛都是男朋友送女朋友,到他倆這兒就全反了。

江怡墨開得並不快。

沈謹塵筆直的坐在她旁邊,他們不管是相貌還是身份,都是天生一對兒,怎麼看都合適。

“對了,朵朵怎麼樣了?”沈謹塵問。

他一直都擔心朵朵,但因為上次送去醫院那兒治療時,醫生說不可以去看她,導致沈謹塵這麼久都冇過去。

算算日子也挺久了,朵朵總該有些好轉了吧!

額!!

江怡墨直接就愣住了,該來的總是會來,隻是這也來得太快了吧!她要怎麼向沈謹塵解釋,解釋她把朵朵一個人送到國外的事情?

“朵朵她挺好的,目前來看有好轉,你放心。”江怡墨在撒謊。

每次她要撒謊的時候眼睛都不敢盯著沈謹塵看,現在的她就是這個樣子,給人一種特彆心虛的感覺。

“真的?我怎麼感覺你怪怪的,好像有事瞞著,是朵朵恢複並不好?還是有其它的事情?”沈謹塵問。

他和小墨相處也有段時間了,不可能連小墨這些小動作都看不出來。

“冇有,我挺正常的呀,是你心理不正常。朵朵真挺好的,她在努力的配合醫生治療。”江怡墨說。

江怡墨太心虛了,握方向盤的掌心都在冒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