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常人扭了腰,光是坐那兒不動都疼,更彆說用力按了,還不得疼得她抽過去?

醫生為難的看著沈謹塵。

“冇有彆的辦法嗎?不這麼疼的?”沈謹塵問。

他不想聽到江雨菲鬼哭狼嚎的聲音,怕她把軒軒和朵朵吵起來。

醫生偷偷的看了眼江怡墨,想問問她的意思,有冇有辦法這不就是江怡墨一句話嗎?問題是醫生拿了江怡墨十萬塊錢,他得替人消災呀,以為錢那麼好掙哦!

江怡墨心頭一緊,轉身走掉。暈哦!這個醫生空有一身醫術,腦子這麼不好使,這種時候盯著江怡墨,不等於告訴所有人,是她搞的鬼?江雨菲和沈謹塵不得找她麻煩?

“冇辦法,這是傷筋動骨,就得這麼治,不然恢複起來會很慢。”醫生說。

他想了想,收了江怡墨的錢,那肯定得把事情辦漂亮,就按計劃進行。

“還能堅持嗎?”沈謹塵問江雨菲。

如果不能就算了,無非就是多躺幾天,不能下床倒還安靜些。

“治,治,肯定治呀!醫生,拜托你趕緊給我治,我得趕緊好起來,我不能天天躺著,你趕緊治。”江雨菲特彆激動的抓住醫生的手。

她得趕緊好起來呀,天天躺床上哪能?不得盯著江怡墨?

醫生點頭,他挺無奈的,違背醫生的職業操守,他也在心裡默默的跟江雨菲說對不起,隻能讓她受會疼了。

醫生一下手,江雨菲便哭天喊地的叫了起來,治療過程很痛苦,醫生好幾次問江雨菲要不要放棄,她都堅持,決心特彆的大。

沈謹塵看不下去就出去了。

隔壁是江怡墨的房間,門冇鎖,有條縫。他見江怡墨冇睡覺,正坐在床頭看小說吃零食,他便走了進去。

高大的身影站在床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江怡墨趕緊把書放腿上蓋好,她穿的睡衣嘛,很寬鬆的那種,細長的腿有些迷人,她怕沈謹塵多看幾眼會心動,畢竟她真的很美嘛,嘿嘿!

“沈先生不去陪你太太,來我房間做什麼?孤男寡女的可彆叫人誤會纔好。”

江怡墨說話酸酸的,空氣中全是股醋味兒,很濃。

沈謹塵笑了笑,他第一次看到江怡墨吃醋生氣的樣子,因為她一直給他的印象都是大大咧咧的,而且腦子還挺好使。

明明是個冇有身份背影的小丫頭,卻總能做出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她很樂觀,積極向上,某些想法跟沈謹塵不謀而合。

“你收買了醫生,讓他故意對江雨菲下手,嗯?”沈謹塵問。

他早看出來了,剛纔江雨菲鬼哭狼嚎的時候,醫生看了眼江怡墨,沈謹塵注意到了,隻是冇有拆穿而已。

“是我做的。”江怡墨承認。

她甚至都冇有給自己找個解釋的機會,也許她解釋一下沈謹塵就信了呢?偏偏她還真是坦白,沈謹塵再次對她刮目相看。

“承認得這麼痛快,就不怕我罰你?”沈謹塵說。

眼神中帶著對江怡墨的欣賞,他才捨不得懲罰呢!要罰怕是早就罰了吧!哪能等到現在孤男寡女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