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段時間了。”江怡墨說。

沈謹塵一聲冷笑。

“所以,你把五歲的朵朵一個人送到國外去接受治療?江怡墨,你是怎麼想的?真當自己是朵朵的親媽,任何事情都可以替她作主嗎?”沈謹塵的話不好聽,因為江怡墨動了不該動的東西。

江怡墨被沈謹塵這句話給嚇著了,因為他從來都冇有用過這麼嚴肅這麼傷人這麼咄咄逼人的口氣跟她講話。

何況,他剛纔用的可不是什麼禮貌用語,而是在對她吼,江怡墨都被他吼得抖了好幾下。

而且沈謹塵那句‘江怡墨以為她是誰?她又不是朵朵的親媽,憑什麼替朵朵作主。’這句話確實有些傷人。

因為他不知道,小墨就是朵朵的親媽,真真正正的親媽呀,她是最有資格決定朵朵的人生的人,沈謹塵不該那樣講,會傷小墨的心,即便他並不知道真相。

“沈謹塵,你能好好說話嗎?我這麼做都是為了朵朵好,一點私心都冇有,你憑什麼這樣想我?你以為把朵朵送到國外我就很開心嗎?但這是唯一對朵朵好的路,我們必須要去走,你到底懂是不懂?”江怡墨也有些激動了。

他倆現在都在氣頭上,沈謹塵的表情更是嚇人。

“我隻知道,你偷偷把朵朵送出國,連我這個親生父親也瞞著。江怡墨,你太自以為是了,太把自己當回事了。”沈謹塵的話越來越重。

自以為是?

江怡墨自以為是嗎?她是那種自以為是,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嗎?不,她從來都不是,因為她的出發點從來都是好的,她一直都是在替朵朵著想,而不是自己。

“那你呢,你可為朵朵真正的考慮過?明知道朵朵現在已經到了必須要治療的地步,你還要把她留在家裡,留在身邊,真以為這樣就是為了朵朵著想嗎?不,沈謹塵,你從來都是自私的,你自私的認為隻要把喜歡和在乎的人留在身邊就是為了他們好,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你是個不懂愛的人。”江怡墨說。

不懂愛?

他不懂愛?

如果他不懂的話,那江怡墨就懂了嗎?他倆的愛都是把對方排除在外的,他倆從來都冇有想到對方,更不會把對方算在計劃內,他倆應該都屬於自私自我的人吧!

砰。

沈謹塵直接就把車門給推開了,他這是要下車嗎?

江怡墨也推開了,她還下去了。

“這是你的車,我走。”江怡墨轉身就走。

這地方離車站有點距離,出租車也冇有辦法靠邊停,沈謹塵的車停在這裡也是違規的得趕緊走。

江怡墨踩著高跟鞋,大清早的就在這兒走路,氣鼓鼓的,臉都氣圓了。

沈謹塵坐在車裡,一巴掌拍在方向盤上,他真的很生氣。因為他太愛朵朵了,捨不得朵朵吃一點苦頭,結果小墨卻不經過他的同意,直接把朵朵送國外去了,還是好久之前的事兒。

這也怪沈謹塵過於相信江怡墨,這要是遇到壞人,那朵朵不是危險了嗎?沈謹塵想想就覺得後怕,明明他是個特彆有警惕性的人,結果在遇到江怡墨後他卻像是變了個人似的,真的是從頭到尾的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