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謹塵的車直接從江怡墨身邊開了過去,雖然他想停下來,但他更知道小墨這個時候不會上他的車,索性就冇有等她。

江怡墨見沈謹塵的車開走了,更氣了,氣得直跺腳,也不走了,就站在原地不動。

“沈謹塵,你王八蛋呀你!姑奶奶還冇被人這麼氣過,你算老幾呀,姑奶奶要跟你分手,分手。”

江怡墨扯著嗓子喊,隻可惜沈謹塵早就開遠了,根本就聽不到她的聲音。江怡墨給徐風打了電話,讓他馬上滾過來。

徐風在公司裡忙著呢,像他這種上班狗是不敢像BOSS一樣隨便遲到的,結果這麼忙了還要被BOSS招呼,說話口氣像是在生氣,徐風就更不敢怠慢了,直接開車出去。

十分鐘後。

徐風找到了江怡墨。

江怡墨氣鼓鼓的上車,徐風開車回公司。

“怎麼了,BOSS,大清早的,這是誰在氣你呀?沈謹塵不是都找到了嗎?”徐風一頭霧水。

按劇本發展的話,現在BOSS應該和沈謹塵十分甜蜜的在一起纔是,畢竟他倆剛經曆了綁架,九死一生呀!可不得好好膩歪嘛。

結果BOSS氣成這樣,難不成是因為沈謹塵昨天晚上技術不行,冇有讓BOSS滿意?剛纔BOSS上車時徐風還特意看了眼她的腿。

發現她高跟鞋踩得賊溜,完全和上次不一樣。想來是沈謹塵的技術退步了,冇有讓BOSS嚐到甜頭,導致她大清早在這裡發脾氣,冇錯,就是這個樣子的。

徐風腦子裡的想法可複雜了,他真的想了好多,感覺都可以寫一部長篇小說了。

“你要再提沈謹塵三個字,我立馬送你飛機票。”江怡墨怒火中天。

完了,真跟徐風猜得一樣,果然是沈謹塵技術不行。

“BOSS,其實都是小事兒,一次不滿意也不能把整個人都否定了,不是?”徐風弱弱地說。

“你要多說一句,現在就給我下車。”江怡墨的脾氣真不是一般的大。

徐風這回是徹底瞧出來了,立馬把嘴巴給閉上,不再敢多說一個字,但他此時卻在心裡犯嘀咕:不就是沈謹塵一次冇表現好嗎?至於大清早的氣成這樣?哎,沈謹塵可真難呀!

**

向陽家裡。

沈謹塵心裡鬱悶,他不想去公司了,便直接調頭去了向陽家。可憐的向陽,大清早就得在這兒聽沈謹塵抱怨,也真是夠了。

“所以,你昨天剛跟江怡墨在一起,今天你倆就吵架了?”向陽無奈的笑:“你倆怕不是八字不合吧!我覺得趁早算了。”

額。

沈謹塵直接拿眼神殺死向陽,這都什麼破基友,竟然勸他和江怡墨分手,哪有這種人。

“行,行,行,算我說錯話了,行了吧!不過你倆到底因為什麼吵架呀!總不能無緣無故的吵起來吧!”向陽問。

剛纔隻是沈謹塵劈裡啪啦的抱怨了一大堆,弄得整個人都炸掉了,但他也冇說是因為什麼事兒在生氣哇!向陽也是聽得一頭霧水的。

“江怡墨揹著我把朵朵送到國外去治療,這麼大的事情她竟然不跟我商量,你覺得她做得很過分嗎?”沈謹塵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