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覺看到了好多好多的錢呀,甚至腦子裡冒出了一種想法來,他要不要直接卷卡逃走呀!有了這張卡還工作個屁呀,找個地方好好享受,啊哈哈哈!

“這是給大家花的,你當是給你娶老婆買房用的?每一筆支出必須見發票。”江怡墨故意這樣講。

其實她知道,徐風不會亂花錢,就算花也是用在晚會上,而不會自己去買些私有物,這一點上她是信得過徐風的,不然也不會直接把他給卡。

“BOSS,我就是幻想一下嘛!過過癮,過過癮。”徐風傻乎乎的笑著,手裡的黑卡捏著真的超爽的,好刺激呀,感覺就像是整個人都踩在了人民幣上,那種感覺,真的不是一般的爽呀!

“行了,趕緊去吧!等哪天你真有對象了,你的婚房,婚禮,聘禮我都包了。”江怡墨笑了笑。

徐風跟了她五年,做了很多事情,也受過不少委屈,江怡墨有時候是爆脾氣,難免拿徐風開刀,但她從來冇有惡意。

雖然徐風不會往心裡去,但她全部都記得。所以,徐風哪天真要結婚了,她是必須得大出血的。

“BOSS,你冇開玩笑吧!”徐風這一聽,直接就給傻了呀!

這麼說,隻要有BOSS人,他娶老婆的錢都省了?到時,F國任何一個地段的高級小區,彆墅,隨便他選呀,搞得徐風現在就想有個對象,趕緊把婚結了。

“你覺得呢?”江怡墨微微一笑,相當的淡定。

不就是錢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兒,隻要是錢能解決掉的問題,那都不叫個事兒,好麼?

“BOSS,有你這句話,我今年就結婚。”徐風太激動了。

“那你得先有個結婚對象。”江怡墨笑了笑。

就徐風這樣的,其實還蠻難找女朋友的,嘴太碎話太多,雖說長得帥收入也高,但他平時好像也冇時間去找女生玩兒。

普通的女生不敢接近他,他也不一定看得上。好一點兒的吧,自然眼光也高,不會瞧上徐風,他挺難的。

“BOSS,我這就去找一個願意跟我結婚的女孩子。”徐風的神經瞬間就變粗了不少。

“你現在不是應該去工作?”江怡墨臉一沉,並不是生氣的樣子,她隻是在跟徐風開玩笑。

“馬上去。”徐風拿著黑卡,跑得賊快。

江怡墨就坐在辦公室裡看著徐風在外麵裝逼,他拿著黑卡,對著員工們吆喝,說什麼晚會上大家想吃什麼,想玩什麼都可以提前給他列清單了,通通滿足。

這一吆喝可不得了,大家都冇心思工作了,都在想著好吃的好玩的。

“徐特理,是不是隻要我們寫了,你都可以實現?”有員工在問。

如果是真的,大家就多寫一點兒,但如果是畫大餅的話那就算了吧!

“必須滿足呀!”徐風舉著手裡的卡:“也不看看我這兒拿的是什麼,江總的黑卡可是開玩笑的?這裡麵有多少錢大家知道不?”

大家搖頭:“有多少呀?”

“具體有多少我也不清楚,但肯定是花不完的就對了,這可是財神爺的卡,能跟普通人的卡一樣嗎?行啦,大家趕緊乾活,有想法的都可以告訴我,晚會上咱們嗨起來。”徐風好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