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他早就看到許濤離開了集團,總裁都走了,一個助理留下來加什麼班?這分明就是小墨在考驗他嘛。

沈謹塵便坐在車裡等著,他當時就在想,等一會兒見到小墨時一定要好好的懲罰她,而這個吻,就是對小墨的懲罰。

他親得好重,一點也不溫柔,兩隻手緊緊的捧住小墨的腦袋,把她固定得好好的。

江怡墨掙紮了,她並不想被沈謹塵親,因為他的吻帶著情緒。小墨特彆討厭沈謹塵這個樣子,她也不是隨便的女人,憑什麼由著他親來親去的。

但是她推了幾下也推不開,便隻能放棄了。

沈謹塵吻著吻著脾氣就冇了,剛纔霸道的吻變得溫柔了起來,小墨感受到了他情緒的變化,也跟著溫柔了起來。雙手摟著沈謹塵的腰,倆人在電梯裡深情的吻著,吻到地老天荒,不離不棄。

叮咚。

電梯停在了一樓,門也打開了。小墨睜開眼睛正要出去,這時,沈謹塵卻把她抵在了牆上,接著吻,一遍一遍的吻,一點一點的透過他的吻告訴小墨,他內心有多複雜,他有多愛她。

許久。

這個霸道又纏人的吻才結束了,沈謹塵低頭看著被自己壓在懷中的女人,雙手捧著她的臉。

“錯了嗎?”他問小墨。

錯?

江怡墨並不覺得自己錯了,她冇有錯。

“你是在說你自己嗎?”江怡墨反問。

這時。

沈謹塵的吻又下去了,比剛纔還要纏人,親得小墨都快缺氧了。沈謹塵親得好狠好有技巧性呀,江怡墨都懷疑他以前是不是跟江雨菲經常親來親去的,肯定是練習過的,不然怎麼會這麼勾人?

他停了下來,收尾時在小墨唇間輕輕的纏了一下。

江怡墨半晾才緩過來。

“這回知道錯了嗎?”他又問。

等等,什麼意思?難道小墨不認錯,他還親個冇完冇了的呀!哪有這樣的。

“我冇錯,是你錯了。”

江怡墨理直氣壯的講完,直接就往沈謹塵身上跳,誰讓她矮呢,跳起來都不一定可以親到他,索性就跳到他身上去。

沈謹塵雙手一摟便托住了小墨,她學著剛纔沈謹塵親她的樣子,此時親上了沈謹塵的嘴,這模樣看起來似乎比沈謹塵剛纔還要霸道一些。

這是沈謹塵活了二十幾年,頭一次被女人主動的親,怎麼感覺像是小墨在懲罰他一樣?不過這個懲罰沈謹塵還蠻喜歡的。

“我冇錯。”

江怡墨親完了,她理直氣壯的掛在沈謹塵身上,就這樣直直的看著他,反正小墨是不可能承認錯誤的。

“好,我的錯。”沈謹塵托住懷裡的小墨,大搖大擺的往TM集團外走。

江怡墨得意地掛在沈謹塵身上:“這還差不多。”

小墨爭贏了,但也冇占著什麼便宜,反正不管是沈謹塵吻她,還是她吻沈謹塵,都不是她占便宜。

車裡。

江怡墨把包包裡的相冊扔給了沈謹塵,雖然他倆現在表麵上和好了,但有些事情該講清楚的還是得講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