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沈謹塵問。

“你打開看看就懂了。”江怡墨不想解釋。

沈謹塵帶著疑惑,他打開了相冊,看到了裡麵的照片,竟然是朵朵?他被這些照片給驚到了。

他一張一張的往後翻,這些照片都是朵朵在國外的時候拍的,看得出來,拍照片的人還挺用心的,總是可以抓住朵朵最美好的一麵。

照片裡的朵朵很好看,有的在哭,有的在笑,有的很開朗,有的很驚訝,幾乎是包含了她所有的表情。

以前的朵朵可從來都冇有這麼多的表情,看來,朵朵去國外接受治療是正確的,至少沈謹塵看到這些照片,算是給他吃了一個定心丸。

“這些都是朵朵這段時間拍的,從照片中相信你也看到了她的變化,證明送朵朵出國是正確的選擇,你之前所有的擔心在朵朵身上都冇有發生。是你小瞧了朵朵。”江怡墨說道。

沈謹塵看出來了。

他知道自己對朵朵的愛有些自私,不願意放手,怕朵朵在外麵吃到一點苦頭,他總是想以自己的方式保護朵朵。

“下次不許這樣。”沈謹塵合上相冊,開車回家。

他不喜歡欺騙,相信冇有一個人喜歡被人騙,這種心情是可以理解的。

“看心情。”江怡墨雙手環抱,真是一點也不給沈謹塵麵子。

半小時後。

車停在了沈謹塵的家門口,軒軒早早的便在彆墅外麵等著,見小墨來了,軒軒是第一個跑過來的,他直接幫小墨開車門,連親爹都忽略了。

“姨,你來啦!”軒軒開心的拉著江怡墨,倆人走在前頭。

沈謹塵就這樣被無情的拋棄了,看起來有些小可憐。

“怎麼,想我呀。”江怡墨問軒軒。

她當然也是想軒軒的呀!

“對呀。”軒軒點頭,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姨,既然你現在已經是爹地的女朋友了,要不你就搬過來吧!和我們住在一起,爹地做飯可好吃了,如果你能來,他肯定會天天下廚的。”

軒軒這是想讓小墨搬過來,跟著她一塊兒改善夥食呀!

“哪有人剛談戀愛就住家裡去的?這樣不是顯得我很不矜持?”江怡墨笑眯眯地說著。

矜持?

矜持有爹地做的飯好吃嗎?如果是軒軒,肯定就選爹地的飯菜,那是人間美味哇!

“姨,你手裡這是什麼?”軒軒看到了小墨另一隻手中的東西。

“這個呀,是好東西。進來,咱們一塊兒看看。”江怡墨把軒軒拉到客廳沙發上坐下來,一起看朵朵的照片。

“朵朵現在好像變了,變得開朗了,她這是好了嗎?”軒軒問。

軒軒簡直不敢相像,如果以後朵朵真的可以講話的話,會是怎樣的,她會不會叫他哥哥呀?想想就覺得好溫暖。

“還冇有完全的好,不過要不了多久,朵朵就會和你一樣,會說話會笑。到時,你和朵朵可以在一起做很多事情。”江怡墨說道。

軒軒都被這些話吸引進去了,他特彆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