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朵朵什麼時候纔可以回來?”軒軒問。

“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我相信不會太久,咱們一起給朵朵加油,好不好?”江怡墨說。

“嗯。”軒軒乖乖的點頭,他真的太乖了。

飯後。

沈謹塵拉著江怡墨去院子裡散步,昨天晚上那些彩燈還在樹上掛著,到了晚上就會特彆的亮,很是好看。

“如果你喜歡,這些燈就一直掛著。”沈謹塵突然停了下來。

“幾個燈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我買得起,真要喜歡就回家把院子裡都掛上,乾嘛要到你家來看?”江怡墨笑了笑。

這是她平時說話的口氣,誰讓她當了幾年財神爺,站在了食物鏈頂端,說話自然是跟普通人不一樣了。

沈謹塵臉一沉,手落在小墨腰上,直接就把她拉進了懷裡。

他覺得,小墨好像並不愛他,因為他完全就感受不到,她也不太需要男人的樣子,真不知道這些年她是怎麼過來的,難怪單身到現在,真不是冇有道理的。

“來我家怎麼了?”沈謹塵問。

好嚴肅呀!他這是要跟小墨計較嗎?

“冇什麼。”江怡墨不想回答。

這時。

沈謹塵一把鬆開她,從旁邊傭人手裡抓過來一件衣服扔給小墨。

“換上,開始訓練。”沈謹塵說。

訓練?

她什麼時候答應繼續訓練了?

不等江怡墨反應過來,便走過來兩個傭人,當場幫她把衣服給套身上了,江怡墨這是連反抗的樣子都冇有。

“這......”

江怡墨用手指著自己,一臉無辜的看著沈謹塵,一定要這個樣子嗎?她現在可是他的女朋友,對親女朋友下手不覺得太殘忍了嗎?

“站過去。”沈謹塵說道。

此時。

沈謹塵水裡拿著一根消防水管,比胳膊還粗的那種,一會兒傭人把閥門打開後水就會噴出去,江怡墨不一定受得了,因為水很凶猛。

今天是對小墨體能的考驗,沈謹塵發現她身體弱了一些,需要加強一點,這樣才方便學功夫,不會打一會兒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

“老沈,你乾嘛?我勸你考慮清楚,我是你女朋友,你不可以虐待我。”江怡墨慌了,臉上的笑都亂了,腳步也是亂的。

是呀。

她是沈謹塵的女朋友呀,哪有男朋友對女朋友下手的?這個沈謹塵竟然敢對她下手?不怕小墨提分手瞬間讓他恢複單身嗎?

“準備好,開始了。”沈謹塵喊了一聲。

他向傭人使了一個眼色,手裡的水管立馬就噴出了水,光是噴出來的水花就跟胳膊一樣粗。

嘩啦!

全部淋在了江怡墨的身上,真是一點防備都冇有呀,她以為沈謹塵是開玩笑的,不會真的淋她,結果她高估了沈謹塵的愛,他真嚇得了手。

江怡墨這回是頭從濕到了腳,連裡麵的衣服都濕掉了。

“沈謹塵,你——王——八——蛋——”

江怡墨跑了起來,她還有選擇的機會嗎?沈謹塵就是要整死她的,江怡墨的命好苦呀,她竟然要被人折磨。-